大结局
作者:禁锢的太阳 更新:2020-01-21

  这一觉睡的可真是舒服啊!

  本来是为了躲开那个麻烦的家伙,以及细细琢磨自己失忆前与凉宫春日之间关系的可能性,星野庆才离开教室翻楼到空无一人的学校天台上平稳心态,但也许是因为这一次逃回教室的路程中积攒了太多的压力,他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这是?

  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璀璨无垠的广阔星空,以及皎洁白净的月芽。   天黑了?   我已经睡了十多个小时?

  但不对啊,只在教室呆了不到一分钟时间的我,按理说已经超过被那种神秘能量保护的时间,那为什么没有东西趁我睡觉时后来偷袭呢?   “哈,真是好似奇迹一样的事情呢!”星野庆感叹着。

  “这个世界没有奇迹,有的只是必然与偶然,”清脆的女声从身旁传来,星野庆连忙转头,看到一个身穿修女装的古怪少女此时正俏生生的站在天台上,“即使你与凉宫春日的相遇只是偶然,那我的出现便是必然……”   这个女人,不是普通人!星野庆在心里告诉自己。

  铁将军此时仍在严格把门,依靠架梯子抑或高空降落到天台的话自己绝对会被立刻惊醒,考虑半天星野庆实在想不出一个普通人能够没有声响抵达自己身边的方法。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眼前的少女是与自己一般的非人类。

  “你是何方神圣?”摆出架势,星野庆悄然唤醒体内的绝对领域,澎湃的力量顿时充斥全身,让其血液沸腾蠢蠢欲动。

  “外来者,滚出这个世界!”眼里的情感瞬间退去,少女仿佛化身为冷冰冰的未来机器人,清脆但却给人以金属感的电子音响起,“否则,死……”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狞笑一声,早就身经百战的星野庆深知先下手为强的道理,所以眼前少女的话还未说完,他就发动了准备已久的攻击。   绝对领域40%,吼大地,仿。

  强悍绝伦的右拳锤击狠狠落到天台上,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声,无数或大或小的石块在精准计算下,堵住了少女所有的躲避路线。

  连眉毛都没有皱起一根,少女任凭长发在呼呼风声里飘扬,镇定自若的神态让暗暗观察她的星野庆微感不妙。   “刷”

  一对两米长的白色羽翼自少女背后伸出,圣洁的乳白色光芒在上面涌现,只是几次扇风,就把来袭的石块给吹下了天台。

  “天使?”被对方气势压迫的喉咙有些发干,全身因为好战而沸腾起来的血液也瞬间冰冻,原先只是把对方看做劲敌的星野庆,在这一刻已经没有了战斗的想法。

  毕竟,眼前的敌人可是天使啊,神明制造出来的杀戮工具又岂是自己一介凡人能够抗衡的……

  没有任何迟疑,星野庆直接从天台上一跃而下,他想要逃到人群集中的繁华地带。那时候不仅可以凭借众多的肉盾来掩盖自己的行踪,更能束缚住对方的范围攻击能力。

  毕竟是天使嘛,面对神明所钟爱的羔羊的时候,她应该会手下留情的吧?

  似乎是看出了星野庆的想法,长出翅膀飞到天空的天使轻轻伸出手,顿时一把闪耀着光辉的双手大剑出现在她手里并对向了星野庆下落的方向。   一道能量光柱,从剑上划出直冲向星野庆。

  “亚瑟王,你又想要用誓约胜利之剑来对付我吗?”莫名的有些眼熟,脑袋被突然出现的记忆碎片给搅的一片混乱,星野庆吼着自己都不明白的话,被光柱给直接击中。

  全身火烧火燎,衣衫更是成了碎布,即使被光柱焚烧成为黑灰状的存在,星野庆仍出人意料的还留着一口气。

  全身的剧烈疼痛唤醒了神智,星野庆来不及观看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记忆碎片,也来不及思考自己过去为什么能够和千年前的亚瑟王战斗,他的全部神思,此刻都已经被不远处那个张大嘴看着自己与天使的少女给吸引过去了。

  手提铁桶,在操场上划着古怪图案的凉宫春日正呆愣愣的看着这里,眼睛里的璀璨神华,令人心动。

  好熟悉的一幕,似乎过去也曾看到过凉宫春日如此的神态……

  脑海里又漂浮出现了一些记忆碎片,来不及为自己过去十年苦寻世界各地而找不到的记忆,却在同一天频频出现而哭笑不得,此刻的星野庆,只想到了一件事。

  按那个天使刚刚所说的话,她之所以出现完全是因为自己与凉宫春日有过接触。那么,假如自己再次接近凉宫春日,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反正不管后果如何,也都不会比现在更坏了!

  苦笑看着自己焦炭样的身体,星野庆着地后一个翻身,压扁无数张牙舞爪扑向自己的绿草,直向凉宫春日方向单腿跳去。

  仿佛与天空之上的某个神秘存在沟通完毕,此时天使身上闪耀着的,竟是熊熊燃烧的圣炎。   “律令,震慑!”薄唇微启,天使开口道。

  空间被凝固,星野庆就像是被困在琥珀里的昆虫,连一根手指头也动弹不得的飘在了半空中。   乳白色的圣炎,伴随着天使翅膀的扇动,直扑向敌人。

  “我是主角,我是天命之子,我是逆天之人,一个区区的白银巅峰,怎么可能让我死在这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接近死亡边缘的恐惧,让星野庆心神大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着什么东西。

  然后,出于自保的本能,被牢牢封印在他体内的力量与记忆顺着几个微不可查的缝隙,涌现了出来。

  天空摇晃,大地颤抖,让没有感情天使都为之震动的,黄金级强者的气息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湮灭一切的黑炎,与天使如出一辙的圣炎,流动组成一个太极图图案,挡在了星野庆身前。   啪!

  身体被无力抛飞,掉落在凉宫春日脚下,天使为难的看了那个发箍少女一眼,没有再对毫无反抗之力的星野庆打出致命一击,直接转身飞向了高空。   ………………

  “这是哪里?”空荡荡的扁平世界,全都涂满了苍白到让人作呕的颜色,仅有的一件东西,便是一个与自己毫无二致但却被禁锢在冰块里的少年。

  “这里就是你的意识海,”一个平平淡淡,恍如白开水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被吓了一跳的星野庆急忙回身,惊呆的看向那个漂浮在高空的白色光球。

  “不过,还真是古怪啊,”那个光球继续传出着让人分不出音色的话语,“就算是白痴傻瓜,他的意识海里也有被自己所认知事物的存在,而你的意识海里居然空无一物……”

  “你是谁?眼前这个我是不是你弄出来的?”此时出现在身边的一切都不在自己的理解范围之内,星野庆在条件反射的说出这些话后,突然感觉自己像个傻瓜。

  “被封印在冰块里的,是失忆之前的你,”光球不紧不慢,一条条回答着星野庆的疑问,“至于我,在数个纪元之前,人类称呼我为耶和华!”   耶和华?全知全能的上帝?

  星野庆脑中一阵凌乱,虽然有些不信眼前光球所自承的真实身份,但对其所言的那个冰封自己的解释,却莫名的相信了。   终于,找到了……

  自从十年前睁开眼睛,以一个没有记忆的人类的身份生存下来,星野庆无时不刻都在想要找回自己过往的记忆,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现在,目标就在自己眼前。

  一步步的靠近,冰块慢慢融化,两个个体的手指近乎要碰触在一起,光球的声音又一次传来,“你可要想清楚了,经历了十年的时间,你现在除了没有过往的记忆,在人格方面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完整的存在。若然唤醒过去的你,你们两者除了战斗互相吞噬外,已经没有其他的退路可走了。按你们此刻所拥有的力量而言,即使对方因为突然醒来以致神智仍不清楚,你的胜算满打满算也不到一成。”

  如同被蝎子蛰了一般,星野庆急速缩回手指,他瞪视着光球,良久才苦笑起来,“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你想要什么办法?”光球簌簌颤动,似乎在笑,“一山不容二虎,谁也无法容忍另一个自己的存在。扪心自问,难道你能牺牲自己成就那个你?”   不能,即使是我自己,我也不会牺牲我去成就我……

  星野庆就这样边苦笑,边在心里默默嘲讽着自己的醒了过来。

  身体仿佛被包成了木乃伊,用于固定的石膏已经凝固,躺在床上完全无法动弹。

  星野庆微微一抖,僵硬的石膏与死皮便簌簌而落,掉到身下那张满是女孩芳香味道的床上。大概是因为昏迷前激发了一丁点那个自己力量的原因,此时他的身体已经痊愈,仿佛之前那个重伤欲死的人并不是他自己一样。

  但愈是如此,星野庆的心情愈发沉重。因为,自己此时的状态,不仅代表着那个自己拥有力量的强度,更代表了自己被吞噬取代的可能性。

  清脆的歌声从隔壁传来,星野庆记得那是凉宫春日的声音,他迈动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厨房。

  系着围裙,凉宫春日轻哼着歌做着料理,温暖的阳光从窗户射到对方身上,少女仿佛披了一件七彩霞衣,没有了一丁点拽衣领时的霸道味道。

  自从醒来后,就一直边被追杀边寻找记忆的星野庆,从未有过一刻消停的他,看着眼前这一幕温馨祥和的画面,心灵的某处突然一下柔软起来。

  轻步上前,鬼使神差的抱住对方,靠到对方脖颈处深吸了口气。   啪!

  右脚被对方重重的踩了一下,终于回过神来的星野庆,高举起手后退几步,躲开了接踵而至的脚踹。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面对着再次霸道起来,浑没有了刚刚温婉气质的少女,星野庆连连告饶。

  “哼,”凉宫春日气鼓鼓的盯了星野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冷静下来,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脸急切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被天使追杀?难道你的真实身份不是神秘学生,而是地狱里的魔王?”

  “什么什么呀,”有些哭笑不得,在确定了对方只是单纯对神秘本身感兴趣后,星野庆眼珠一转,脑内灵光一闪想出了一条双赢的建议,“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我带你去参加一些神秘世界的活动,而作为代价,你要时刻陪在我身边。如何,你同意吗?”

  “放心,我没有对你图谋不轨,只是想要借助你的存在,压制一些总是袭击我的力量而已。”看到对方一脸怀疑的样子,星野庆急忙把自己的特殊情况给说了一些,也许是因为有天使前例的原因,凉宫春日想了想很快就同意了这个交换条件。   …………   春至秋来,冬过夏往,很快五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陪伴着凉宫春日,星野庆两人的经历可谓是丰富多彩。他们潜入深海看过哥斯拉,参加过妖怪首领奴良鲤伴与人类夏目玲子的婚礼,捶打过诱拐犯丘比,因为误入乌森之地与结界师打过架,与不着调的恶魔召唤师探讨过人生,被挂着十字架的吸血鬼领头参观了妖怪学校……

  正所谓男女之间没有真正的友情,五年时间下来,两人的关系一路升温,先是从交易伙伴到友人,然后又从男女朋友升级为夫妻。

  而就在两人结婚之夜双方都精疲力尽的那一刻,世界就像是个玻璃一般破碎开来,两人的灵魂都回归到了各自的身体之中。

  怀里的少女眼神复杂,她既悲痛于sos团成员的死亡,也因为刻骨铭心的爱情而含情脉脉,然后,她吻上了那个男人的嘴唇。

  此时的星野庆,冷静漂浮在空无一物的意识海里,看着那块冰块慢慢消融,内里的自己睁开眼睛露出茫然的神色。他无声苦笑,静静等待着生死一刻的到来。   “恭喜恭喜,新婚大喜!”光球上下漂浮调侃道。

  “终于有人把那个暴力女神给推到了,不容易啊!”身着华贵衣裳的天帝突然现身于意识海里。   “因为不容易……”满头疙瘩的佛祖稳坐莲花台。

  “毕竟是数个纪元的同伴……!”手握闪电,肌肉大汉宙斯豪迈万分。   “即使她已经失去神位……”撒旦。   “我们也不会让她伤心。”安拉。

  无声的咆哮中,曹胜被六位真神合力炼化,一切精华都被打入到星野庆身体里。   刷!

  得到了前身的所有记忆与力量,星野庆顿时了然自己的实力所在。打开小世界吸进凉宫春日,他笑的灿烂如一朵菊花。

  “这是,可以自由移动的世界?”看到小世界的一瞬间,六位真神都是猛的一震,神念疯狂流动,只是一刹那他们就已经讨论了普通人上千年才会说完的话语,得到了结论。

  “呼呼呼呼呼呼,”伊甸园、天庭、极乐世界、奥林匹斯山、地狱、神国,六个巨型世界被真神们生生搬来,如同附件一般挂在小世界上,形成了一个完美而庞大的世界。

  而直到此时,老早就接收到真神神念的星野庆才把信息给消化完,兴奋而又震惊的看向那六位真神。   真是疯狂的计划,他默默感叹着。

  这个观点在他抱着春日,与成功吸收完神位晋身真神的胖子尴尬对视后的半小时中,达到了顶点。

  五劳七伤的三大玩家组织;卷着英灵殿投奔而来的盖亚与阿赖耶;骑着贝纳雷斯的湿婆;晋级lv6的一方通行;银发神之手;有着几近无穷能量储备的哨兵……

  数之不尽的强者在接到六大真神的传信后纷纷赶来,进入到星野庆的小世界里。七位真神,上百名神级高手,数之不尽的黄金级强者,全都挤在小世界里的后果,就是能量不再平衡的无数世界的破灭。

  一个又一个世界毁灭了,众生众灵尽皆哀嚎,祈求神灵的拯救。但他们却不知,他们所祈祷的神灵,正聚集在一起仔细防备着突然出现的橡皮擦。

  一个舞动,伴随着橡皮擦的动作,空间湮灭世界破灭,组成他们存在的数据被强制删除,消失的无影无踪。

  “遁!”小世界里无数强者同时放出能量供给星野庆以挥霍,在这无穷无尽的高品质能量供应下,小世界瞬间突破无数空间,向着老牌资讯统和思念体推算出的方向前行。

  宛如穿梭在胶水之中,越过一个又一个游戏世界的众人就这样被橡皮擦追赶着,把毁灭带给了无数的世界。

  不知是过了一天,还是一个月,更或者是一年,就在一众高手快要力竭的那一刻,小世界终于撞到一块坚硬无比的无形墙壁上面。

  “就是这个,现实与游戏的障碍,我们必须通过的地方,”七大真神同时爆发释放出所有的力量,澎湃的能量甚至填满了整个小世界,而星野庆也知机的打出了一串手诀。   “虚数空间,饽论之家!”

  小世界伴随着手诀消泯在这个世界里,让身后来势汹汹的橡皮擦为之一愣,而就在这一刻,已经模糊了存在界限的小世界,轻松穿过了前面的无形墙壁。

  “靠,系统怎么突然崩溃了!我的片子与游戏哦……”眼前一黑一亮,还来不及庆祝成功抵达现实世界的众人,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

  一个酷似星际虫族的肉团,嘴里不满哼哼着使用触手敲打电脑键盘,而在其桌子上,则摆放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杯面。   “这就是真正的现实世界?”众人里有人梦呓道。

  “大概吧,谁晓得这个所谓的现实世界会不会也是个游戏世界……”曹胜苦笑,“但至少,我们能够存活的时间又多了一点!”   (完)   ————

  ps1:哦耶,咱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这句话了——我没有练葵花宝典,我练的是陨石遁神功。

  ps2:我绝不承认,自己这时候结尾只是为了凑够30万字的字数。

  ps3:最讨厌失忆后找回过去,两者融洽合为一体的情节了。

  ps4:团长是女主这件事,跟我刚买来放到床头的手办一点关系也木有。   ps5:作为一名八木崇拜者,我认为写死主角那才叫爽。

  ps6:我以后会努力做个好读者,好喷子,决不再轻易动笔写书了。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