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 离去背影
作者:余风 更新:2020-01-21

“‘大海无量’,好一个‘大海无量’!”徐超真人低声自语。

“天涯海阁”乃是传承万载的顶级大派,自然有天才修士练就神通,徐超真人在“天涯海阁”的地位也不低,对神通的情况也非常清楚。

不过他虽非常清楚神通的相关情况,但却没能将一门战技或者法术修炼到神通之境来。

毕竟神通之境并不是一味苦练就可以成就的,他需要许多方面的综合积累,有许多修士修炼某一门战技数百年,也只是将其堪堪提升到“意”境巅峰而无法踏足最后一步,以意通神,成就神通。

因此,徐超真人的话中除了惨败在苏蓝手上的沮丧之外,更多的却是失落。

他本以为降服了那地级中品天地灵火“阴极毒龙魔火”后,就可以算的上同阶修士中的佼佼者,但却没想到就直接惨败在了苏蓝的手下。

要知道,苏蓝的年纪可比他小上不少。

苏蓝八十岁就成就金丹,如今也不过刚满百岁左右,而徐超真人则是一百多岁才跨入金丹期,如今已经将近两百岁。

“既然留你不住,那你就走吧。”

徐超真人有些落寞的摆摆手,对前方身着蓝裙的苏蓝沉声说道。

“不过这件事情我会向门中前辈禀告,到时自会有人去找‘无音剑仙’前辈讨个说法。”

苏蓝冷笑了一声,将身周环绕着的那杆巨型三叉戟召了回来:

“哼,如果不是你们参与到对付我们鲛人一族的事情上去,又怎么会引起我的注意,师尊他早就放言天下,这世间所有鲛人一族都在他的庇护之下,你们要去尽管去,‘天涯海阁’虽然底蕴深厚,但又有谁敢和师尊动手。”

她的声音依旧嘶哑暗沧,但却别有一般力度。

陈帆远远的看过去,心中顿时有些感叹。

做人就要做如连浩宇这般的人物,以一人之力庇护一族,放出来的话连“天涯海阁”这种传承万载、底蕴深厚的顶级大宗派也不敢小觑。

一旁的徐媛眼中带着几分后怕和哀意。

那墨鱼坊市一大半被苏蓝轰成了一片白地,在这白地上的所有建筑,包括“千丹楼”包括“金石阁”,也包括“天涯海阁”炼器店铺、炼丹店铺,全都变成了一片灰烬,化为乌有。

“徐道友还请放心,令叔父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看着徐媛的模样,陈帆轻声安慰了一句,然后又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不远处半空中徐超真人和苏蓝两人的身上。

“有什么事情自可来找我师尊,我师尊都接下了。”

苏蓝望着下方被她轻轻一掌而移为的白地,然后高声一喝,便将蓝裙一甩,然后化作了一道流光,直接落在了墨鱼坊市外的那片海域中去。

看着苏蓝就这样离开,在场还幸存的人俱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是人族修士还有可能摄于“天涯海阁”的威名而不敢放肆,然而苏蓝却是鲛人一族,背后又有天榜第三、天下第一散修、号称“无音剑仙”的连浩宇撑腰,一旦她想要做什么,也许除了徐超真人能够逃脱外,在场没有一人能够抵挡得了。

现在她就此离开,那么在场修士的危险也就自然解除了。

……

“徐道友,那苏蓝之所以悍然对墨鱼坊市动手,是因为附近海域出现了鲛人一族的形迹吗?”

眼见苏蓝离去,陈帆了松了一口气,然后转头对徐媛问道。

徐媛轻轻点了点头:

“没错,不久前有人在附近海域发现了鲛人一族的身影,然后消息走露,所以才引得了这么多人过来,我们‘天涯海阁’也是想抓住这个机会,所以才举行了那一次拍卖会,却没想到将苏蓝引了过来。”

陈帆眉头一扬:“原来如此。”

为什么徐天泽会问他能不能炼制“辟水珠”类的宝物,为什么“千丹楼”的侍者会向他推销“紫罗迷迭香”而且还卖的那么贵,为什么在拍卖会上的那一门魔道秘术《红尘牵》会引得那么多人争抢。

在得到这个答案后,他先前的那些疑惑现在基本上都得到解决了。

“既然苏蓝出现在这儿,那个鲛人部落应该就会马上迁徙到连浩宇所在的那座岛屿去了,再加上墨鱼坊市被毁,看来想要恢复往昔的热闹恐怕要用不少时间。”

陈帆低声一叹,然后转向徐媛:“徐道友,苏蓝既然已经离去,那我们还是过去吧。”

说话间,他身形一纵,体内元力楼转,身周便有一阵清风飞出,而后御风而起,就向已经被摧毁了大半的墨鱼坊市疾驰而去。

……

此刻在墨鱼方式附近海域水中,苏蓝显现了身体出来。

她的额头依旧光洁如玉,嘴唇呈宝蓝色,眼眸也宛若纯净的蓝宝石,有一种莫名的光芒,散发出使人不由自主沉湎其中的魅力,漆黑长发垂至腰间,修长滑顺,仿佛一挂流泻的瀑布,逶迤宝蓝色长裙,仿佛就在陆地上一般,没有丝毫不适。

只是他的一双腿却已经变成了蓝色鱼尾。

鱼尾轻轻而动,很快她便游到了一名怪石嶙峋之处,然后目中精芒一闪,手中印诀发出,只见面前原本和其他水下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突然荡起了阵阵波纹,而后就有便如气泡一般猛地破碎,显露出了另一番景象来。

数十个人身鱼尾的鲛人立在一起,一同对苏蓝施了一个大礼。

“见过祭司大人。”

苏蓝点了点头,将面前众人扫了一遍,沉声说道:

“你们既然已经被人族发现了形迹,那就不能在这儿待了,还是随我到师尊那儿去吧,我师尊乃是此界最顶尖的强者之一,天榜排名第三,天下第一散修,号称‘无音剑仙’,有足够的实力庇护你们。”

她顿了顿,然后又继续道:

“更重要的是师尊绝对不会对我们鲛人一族觊觎什么,这无尽海域中也唯有他能够接纳我们。”

苏蓝的眼中带着几分柔意和哀伤,似乎想起了往事,然后猛地摇了摇头。

“好了,你们稍微收拾一下,就跟我一起去吧,这海中也还是有不少凶兽妖兽,就凭你们自己恐怕是到不了师尊那儿的。”

说着她似乎发现了什么,将在场众人仔细扫了一遍,然后黛眉轻轻一皱。

“真儿呢?怎么没有见到真儿!”

听到苏蓝问话,场中一个老年鲛人看了看周围,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对着苏蓝拱了拱手,有些期期艾艾地说道:

“大祭司,真儿她,她不见了。”

听到这老年鲛人的话,苏蓝顿时眉头一挑,而后沉声喝道:“什么?你们到底是怎么看着她的!”

她明显发怒了,话音落下之时,连海水都还是有些震荡起来。

见到这一幕,面前的老年鲛人惶恐道:

“大祭司,真儿她素来就活泼好动,所以上次才会被人族修士察觉,再加上您寻过来后给她讲了不少有关人族的事情,所以她一心想着要到人族中去历练游玩,我们一时不察,这才让她走了去。”

听到这话,苏蓝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思虑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罢了,真儿她身怀师尊亲手炼制的‘衍化珠’,又有我为她准备的几张底牌,在人族中闯荡一番也是好事,只是……真儿虽然聪明活泼,但也有天真烂漫,人族中各种情况错综复杂,一旦……。”

说着他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这十余名鲛人,将手一挥。

“走吧,‘衍化珠’是师尊炼制的,只要师尊出手,自然能查清楚真儿在哪儿,希望真儿不会出什么事吧。”

对面的十余名鲛人互相看了一眼,俱都恭敬点头称是。

苏蓝目光扫过,而后身形一动,便化作了一道蓝色光影,带着这个小型部落里的鲛人向远方而去,最终消失不见。

……

而在墨鱼坊市中,陈帆也在和徐媛告辞,他有许多事情要去做,有一些心愿还还未完成,自然不能停在一个地方。

徐媛心中戚戚,墨鱼坊市遭此大劫,她的叔父生死无踪,而陈帆此时也要离去。

“陈道友,此去一路珍重,以后如若有闲暇,不凡去‘天涯海阁’总部看看,经此一劫,我可能不会再留在这儿了。”

陈帆目光怅然,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他要追赶甚至超过李元昊,堂堂正正的将其击败,他要搞清楚母亲的秘密,他要弄明白父亲到底是生是死,他要看一看那更高更远处的风景,这些都不允许他停下自己的脚步。

他也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

这一去,他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人,经历许许多多的事,有背叛和欺骗,有热血和温情,最终只留下了一个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