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作者:风语轻岚 更新:2020-01-20

    “桧佐木代队长好。” 

  “嗯。” 

  “桧佐木代理队长早安。” 

  “嗯,早安。” 

  修兵心不在焉的一路回应着纷纷行礼的队员,眉间愈发的纠结。 

  事实上除了上一次受伤之外,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四番队了,更不用提见到多年的老友。或者应该换一种说法,是他在一厢情愿的逃避现实,而岚音在更早之前就有所察觉并悄悄的配合他,避免了两人的会面。 

  在与虚圈一战之后恍然了悟到蓝染离开静灵庭的时候老友与自己的那次谈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个时候,岚音就已经做好了决定吧——东仙队长的死亡——不给他为难的机会,不想他在未来的日子有所愧疚,甚至,不希望东仙队长的背叛这一事实在身为副队长的他心中扎下愤恨的种子;于是,亲手斩杀了东仙队长,即使这很有可能会造成他们友情的破裂,至今也未曾对此事做出任何辩解。 

  七夜岚音,他多年的好友相信他桧佐木修兵总有一天会放下过去,回复他们毫无芥蒂的友情。 

  但是修兵从未预见如今的事态——远征队全体失踪,隐秘机动部队介入调查却至今为止毫无进展——这还是他作为九番队代理队长破格参与队长会议才了解到的事实。 

  新的四十六室正式成立前后发生的事,只有队长以及副队长级别的少数人才知道看似默默无闻的四番队四席在那件事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也是在那时他获知了老友算得上惊世骇俗恋情的同时了解到,六番队朽木队长对于岚音的重要性,高于任何人任何事。 

  而如今身为远征队指挥官的朽木队长生死未卜,无人能预料,岚音会做什么,包括总队长阁下。 

  所以,他才会接到总队长为了以防万一亲自下达的命令吧?毕竟大家都知道,他是四番队席官当众唯一承认的朋友。 

  修兵苦笑了一下,紧急时刻可以采取任何手段……吗?什么时候,岚音已经让人防备到这种程度了。 

  摸了摸斩魄刀,九番代理队长喃喃自语,但愿…… 

  但愿……什么……呢…… 

  尽管做了长时间深刻反复的心理建设,修兵还是很没有形象的呆住了。 

  说句实话,他有设想过‘愁云惨雾’或是‘杀气腾腾’之类的种种少儿不宜场面,甚至在想实在不行他就把自己的脖子凑上去给老友当人质什么的,但是,绝对不包括眼前这种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画面。 

  为什么……四番队会有这么多人?(某四番队员插话,我们四番队本来就很忙好不好,每天处理伤患恨不得长出八只手人当然多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危险物品?(继续插话,划开被感染的伤口放血、根据经验徒手正骨、用崩点做手术前的麻醉,忽略掉那些听习惯了的惨叫声这些都是很平常的工作话说回来哪里危险了?)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那个他从在流魂街就认识的家伙会一脸平静的混在人堆里? 

  ——完全不符合想象! 

  岚音几乎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毫无形象正在发呆的老友,彼时他正在查房。 

  当然,查房这种行为是在现世时跟石田龙弦学的,这让他能更好的了解自己的病人。墨蓝发青年回过头问抱着一堆病历的上谷,“还有几个人?” 

  小助手艰难的伸出三根手指。 

  “把剩下的病历给我吧,上谷,麻烦你去请桧佐木代理队长到四席诊疗室休息一会儿。” 

  “好的。” 

  四番席官揉了揉正在尖锐疼痛着的太阳穴,不得不承认,事情果然朝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而他之所以还能在彻夜未眠之后投入工作,完全归功于前一阵子配制成功的提神药剂。 

  他一整夜的时间有一半用于分析目前复杂的局势,而另一半则花费在推演究竟碰到什么情况才造成了六番队长的失踪。 

  一趟短暂的二番队之行让岚音确定他将不可能从碎蜂身上套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尽管他最早的目的并不是去见碎蜂,但当时碎蜂强硬且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和长谷川刻意隐藏的灵压让他有理由相信,一直在暗中为他提供各类情报的老同学被强制性的与外界隔离了。 

  市丸银恰到好处的替他解围则更加明确了他如今面临的处境——孤立无援。 

  三番队长一贯的玩世不恭实在是非常不错的保护色,成功的让绝大部分人相信‘其实他才是山本总队长阁下最信任的人’是最可笑的谎言。 

  但墨蓝发青年知道其实那是真的,否则市丸银不会是蓝染身边埋藏最深的间谍。 

  一个总队长阁下最信任的人阻止他探查爱人失踪的真相代表什么?代表总队长大人的警告,警告他不要有任何行差踏错的举动,也让岚音立刻明了即使他求助于其他队长也不过是徒劳无功白费气力罢了。 

  利用半数以上的队长逼迫总队长做出决定这种事只能偶尔为之,吃过一次暗亏的总队长大人不会再上一次当,所以提前出手了。 

  除了护庭十三番队这边之外,还有一个更棘手的朽木家。 

  现任族长突然出事,难保不会有人利用人心浮动的时刻争权夺势,毕竟朽木宗家到现在为止没有继承人是铁一般的事实,静灵庭四大贵族正一位族长的位置实在具有太大的诱惑力。 

  更不用提在朽木家族之外还有多少大贵族在觊觎朽木家如今的地位。 

  只能说,内外交困,雪上加霜。 

  另外,这次事件本身就不断的扰乱着墨蓝发青年的心智,黑发队长的实力如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即使当初对上如今虚圈的那位实际掌权人——从前的四之十刃乌尔奇奥拉西法,虽然他们并没有拚尽全力,但也打了个平手。那么谁还能让朽木白哉连同他学会卍解的副队长阿散井恋次再加上整支远征队无声无息的消失?那需要多么可怕的实力! 

  再联想到此次建立远征队的奇怪命令,岚音有种直觉,这次的事应该和虚圈方面无关。 

  但,也仅止于此。 

  在无人看到的地方,墨蓝发青年苍白的手在痉挛、在颤抖。 

  从前在筹划对策的时候之所以能够信心十足并不仅仅因为他自身强势的个性,还在于他知道,不论他做了什么,黑发队长都会沉默且坚定的站在他的身后,隐晦而不为他人所觉的支持他。 

  现在…… 

  岚音正努力试图让自己的表情更加接近平日带着温和微笑的四番队四席。 

  我将孤军奋战,直到你的归来。 

  所以,请给予我勇气。 

  白哉。 

  四番队四席诊疗室 

  岚音像平常一样拉开门,假装没有在意老友复杂的眼神。 

  “好久不见,修兵。” 

  九番队长代理艰难的咧了下嘴,“那个,好久不见,岚音。” 

  墨蓝发青年坐下来轻轻笑了,就像多年前他们刚认识的时候,“找我有事?不介意我还要处理一些公务吧?” 

  “……嗯……” 

  修兵看着扯过一张空白纸页飞快写着什么的老友,迟疑的开口,“你……没事吧,岚音。” 

  “……还好,如果你指的是朽木队长那件事的话。” 

  哪里好了,修兵瞪着突然飞溅到纸页上的墨汁,一向要求完美的家伙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那个,我……我……”简单的话语像是卡在喉咙里的红豆丸子,哼哧着拉出破碎的气音,怎么也凑不齐整。 

  “na,修兵,如果很困难的话,让我来说可以吗?” 

  修兵张了张嘴,然后颓然的点了点头。 

  “是……山本总队长的命令……对吧?” 

  “……” 

  岚音叹了口气,又抽出一页纸。 

  “总队长说了什么?” 

  “……跟着你,如果……如果有什么不当就……” 

  “我明白了。不过我还是想说,你不该来。” 

  修兵猛的睁大眼,快速的扫了扫四周。 

  “没察觉到么?”墨蓝发青年勾起唇,无辜的说,“我以为你坐了这么久应该知道的。” 

  九番代理队长干涩的问,“什么时候……” 

  “从昨天离开二番队开始,”岚音无视那周遭细微得极难发现的清浅呼吸和淡薄灵压,“不过放心,他们很礼貌的没有监听,隐秘机动这么高的待遇可不多见呢,比起当初日番谷队长出事以后整个十番队被软禁好上太多了。” 

  修兵苦笑了下,愈发的觉得愧疚。隐秘机动部队的贴身监视和变相软禁有区别么? 

  将写满字的纸装进信封,岚音瞥了眼老友,“我说,你该不会觉得很惭愧在想很对不起我之类的吧。” 

  四番席官的头又开始疼了,那个笨蛋,竟然真的给他来了个默认,该死的…… 

  “听好了,我之所以说你不该来是因为我不想你变成总队长大人向我施压的筹码之一,仅此而已。但你已经搅进来了那也没办法了走吧。” 

  九番代理队长茫然的盯着老友起身,“去哪儿?” 

  岚音挑眉,“不是要跟着我吗?先去向卯之花队长请假,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结束手头上的工作,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一段时间而不被人控告失职。 

  然后大概会去十三番队一趟,兄长大人出了这么严重的事,身为妹妹的露琪亚小姐怎么能置身事外呢?” 

  修兵不赞同的摇头,“可是……” 

  “放心吧,而且有你一起去,总队长大人也会比较放心不是么?” 

  修兵犹豫了一下,轻吐了口气,“好吧,不管怎么样,如果我能帮上什么忙,不要客气。” 

  墨蓝发青年抬起头,“呵呵,当然!”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