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作者:廿二 更新:2020-01-19

“越凌天,老子现在不怕你了,”许锐潇洒地把军绿色的衬衫扒开,钮扣掉了一地,露出浅小麦色均匀的身材,“看看,八块腹肌,”

越凌天配合着把眼睛睁得老大,赞叹,“哇,身材好棒,”

许锐仰着头哈哈大笑,得意地走到越凌天面前比了比两人身高,脸黑了。

事实太打击人了,许锐这几年苦练撑死也只高了2cm,现在是18o出头,比起越凌天的19o up,有着极命的差距!

咬牙,许锐转身恨恨道:“身高不代表一切。”

越凌天笑眯眯点头:“对。”

真的不代表一切吗?许锐泪流满面。

矮个子能压倒高个子的机率有多少?更何况两个人的武力值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上的。

武力不能取胜,只能取巧!反正压了越凌天也不会怀孕!

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上下位?许锐爆青筋:是男人都执着好不好?更何况在一千年前,男男生子本来就是天方夜谭!自己这个‘古代人’却只能被压,还怀孕生子。

下药?

给自己的将军老公下药纯粹找死,否决!

哀求?

越衰越爱,纯粹给自己找虐,越凌天这货偶尔喜欢玩这种游戏。坚决否决!

武力不行,下药不行,装可怜也不行,到底怎样反攻才成功?

许锐抓抓头,努力思索越凌天一切可能会在他面前出现的弱点。

小翔看着爹爹抓头挠腮一时笑逐颜开一时又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由眨了眨大眼睛,他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对此一无所觉仍捣鼓着要重装被他拆碎了一地机甲的小航哥哥,然后悄悄走到越凌天身边,戳戳爸B的手背,小声问:“爸B,爹爹怎么了?”

越凌天咧开嘴巴无声地笑,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做出‘嘘’的动作,然后抱起小翔坐在他膝上,跟小儿子耳语:“爹爹在想事情。”

“噢。”越以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爸B,什么时候我才有弟弟?小舅舅好可爱,胖嘟嘟,一戳就笑。”

越以航这时耳朵突然灵敏了,他扔下装了一半的机甲跑到越凌天身边,声音清脆响亮:“爸B爸B,我也想要像小舅舅一样可爱的弟弟,小翔不好玩总是欺负我。”

越凌天看着身体一下子僵化的许锐,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以不大却足以令许锐听见的音量对两个儿子说:“想要小弟弟,得你们爹爹同意才行哦。”

越凌天的话才落,小航已经像个刚发射的圆形炮弹冲向许锐了。他跳到许锐背上抱住脖子撒娇:“爹爹,我想要像小舅舅一样可爱的弟弟,好不好?好不好嘛?”

小翔却按兵不动,坐在越凌天膝上抿着嘴轻笑。哥哥实在是太冲动了,见风就是雨,这样不好喔!

果然!

正想着反攻却无门的许锐听了这话心火顿时熊熊燃起,他反手一把揪住小航,一边往门外走一边气冲冲地说:“想要弟弟你得有力气抱才行,来,去跑2o圈,我们再来讨论讨论。”

虽然只是在花园跑2o圈,但以不满四岁超短腿的幼儿来说是好艰巨的任务啊!

小航扭动着身子,向越凌天和小翔父子伸手求救:“爸比救命!小翔救命!救命啊!”

越凌天看看黑着脸头发快要竖起的许锐,摸摸鼻子,男孩子管教严厉一点不是坏事,特别是军人家的孩子。

小翔眨巴着大眼睛,爸比都爱莫能助,他一个小孩子凑什么热闹?爹爹心情不好,少触霉头才是明哲保身。

可怜的小航被爸比当枪使了,苦着脸在爹爹可怕的表情下迈着小短腿艰难地跑着。越二管家拿着水和小毛巾,看得一脸的心疼。

越凌天抱着小翔走到许锐身边:“2o圈对小航来说有点多了,不过只要他能憋着一口气,肯定能跑完。”

“嗯?”许锐转头看向越凌天,双眼都带着‘?’号。

越凌天笑,人畜无害:“憋得越紧,后劲越大。”

许锐听了心里一动,眼珠子转了转忙扭过头去看小航。

憋得越紧,后劲越大?如果自己在运动时憋住先不喷发,而令对方先泄了。然后‘趁他病,要他命’一举攻下?

许锐越想越觉得可行,想笑的冲动令他坚决保持严肃的嘴角不断抽搐,看上去极其怪异,差点把被越凌天抱着可以居高临下看着爹爹的小翔给吓住了。

越凌天扫了一眼许锐微笑。老实说,自家老婆还是太善良太单纯了,一旦回到家里,面对家人的时候,他想什么都呈现在脸上,连解读都不必。

无端端被罚跑累个半死的小航难得不再聒噪,早早就上床睡觉了。小翔也可以安静地看他的书,不必受哥哥的搔扰了。

越凌天休假在家,夫夫每晚深入沟通的运动是必不可少的。虽然他答应了许锐暂时不要孩子,但那是在他毕业之前。

基于私心,越凌天还是不希望许锐到前线去,最好留在地球做文职。他放开手,放风筝一样让许锐去追求自己的理想,可他去紧紧地攥住了那条线,什么时候拉停,什么时候拉回来,全由他掌控节奏。而孩子却是最大的杀手锏,能让许锐自动回头。

许锐进房间之前先练了几遍气功,要想让耐力持久力超强的越凌天比他先来一发,菊花的绞劲必得加强。

许锐想到那种情况下逆袭的成功率,嘴边不由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以前就是太在意享受了,竟然错过了那么多机会!许锐握了握爪,今晚一定要反压成功!

夜深人静,双胞胎睡得很熟,越凌天和许锐的深入交流才刚刚开始。

月黑风高造人夜,许锐一次又一次地以身尝试,一次又一次地在最后快要垂手可得的至关重要的关头失败,这让许锐很不甘心!喘足了气,卷土重来!

越凌天要的就是许锐这‘永不言败’的坚持,一次又一次地‘节节后退’,‘气喘嘘嘘’,等着许锐再次上钓,风情万种地缠了上来。

体形,力量,腹黑狡诈心计都不在一个级别的两个人,注定了体轻力弱单纯的一方永远被压,永不翻身!

十个月后,越家再度迎来一个漂亮的新生命,取名越以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