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生死抉择
作者:静坐常思 更新:2020-01-21

在草原上那次,他也同样受到了生命的威胁。但那次的对手是魔兽,而且并没有梅丽雅,锻钢等人的羁绊。这让他置之死地而后生,能够轻易的豁出去与魔狼群拼命。 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拼命,就得葬身狼腹。

这一次却不同,有梅丽雅,锻钢这些共同冒险而结识的朋友,敌人又是想要囚禁自己而并不威胁到生命。

这使得江逐流很难抉择。胆怯让他想要接受梅丽雅的意见,忠诚却又让他感到羞愧。

这个时候,江逐流想到了苏菲。

想到这个自己所爱的少女,想到她还需要自己,江逐流动摇了那么一刹那,又重新坚定了下来。

苏菲,一定是想自己快快乐乐的活下去,但她更想见到的是,顶天立地的男儿,而不是一个只知道抛弃战友,苟全性命的懦夫!

如果要死,那就轰轰烈烈的战死吧!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不会扔下你们独自逃走的。”江逐流一字一句的将话说完,不去理会眼中闪过惊讶,困惑以及欣赏的梅丽雅,取出一颗鹅卵大小,通体血红的丹药扔进嘴里,一仰头将它咽入腹中。

梅丽雅是精灵,与人类不同,在听见江逐流的回答后,她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不再劝说。

“咦!”绷带男忽然皱起了眉头:“你刚才吃了什么?”

江逐流毫无反应,红色丹药一进肚子,就立刻化成了一道炽热的炎流,飞快的沿着大小周天循环着。每一次循环,江逐流体内的龙力就丰沛一分,片刻间,就已经循环了十多圈,江逐流的龙力竟然暴涨了一倍!

同样的变化也发生在他的外表上,原本光洁宽阔的额头,生长出两只类似鹿角,却又迥然不同的犄角,手脚头颈等露天部位,已经被一层青色类似鱼鳞的鳞片所包裹,鼻下唇上,两条鱼须凭空而现,飘摇在半空之中。

当江逐流张开眼睛的时候,眼珠已经变成耀眼的金黄色,更呈现出龙类特有的竖睛瞳孔。瞳孔的最深处,竟然隐现一条啸傲苍天的蟠龙。

最靠近江逐流的梅丽雅,可以清楚的感应到对方强大的实力以及澎湃的龙力。这种级别,应该已经超过了传奇的桎梏。

这怎么可能!?

仅仅一颗药丸一样的东西,竟然能够让一个原本只有十八级左右的普通高手,一跃突破许多人一辈子都无法越过的桎梏,成为传奇级的强者!?

梅丽雅忽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那个组织的人竟然会按照耶鲁潜伏到他的身旁,更安排了两位传奇强者过来设伏。

就连她在刚才,都不可自已的闪过将他抢回精灵族的念头。那种小药丸,是会让整个众神大陆都为之疯狂的东西。

“你以为光是斗气到达了传奇级,就是传奇级高手了?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省的弄伤了你。”绷带男怪笑起来,一脸恍然大悟道:“难怪殿下想要得到你,原来是这么回事情。”

绷带男那带着某种歧义的话语使得江逐流一阵毛骨悚然,这个时候,他体内的火热炎流已经趋于稳定,并囤积入了紫府之中。

听到绷带男的话,江逐流冷哼一声:“有没有用,光靠嘴说,是没用的。”

这个时候,耶鲁已经被锻钢用斧背狠狠抽中,突出一大口血倒飞了出去。不过锻钢却没有继续追击,反而从后方冲着绷带男冲了过去。

看见锻钢的行动后,江逐流立刻发动了攻击。

两人之间几十米的距离丝毫构不成障碍,眨眼的功夫,江逐流已经冲到了绷带男的面前,手中烈焰长枪直刺对方咽喉要害。

面对江逐流与锻钢犀利的前后夹击,绷带男丝毫不见慌张,十来根绷带在背后一竖,形成一道栅栏。锻钢势大力沉的一斧砍上去,竟然爆出了耀眼的火花与震耳欲聋的响声,却仅仅只是将绷带砍出了一道稍大的裂痕。

但面对江逐流的凌厉攻势,绷带男却不躲不闪,反而迎面冲了上去,一条漆黑的绷带宛如狡诈阴险的毒蛇一般,一口咬上了烈焰长枪的枪尖。

烈焰长枪上的火焰碰撞上黑色绷带,竟然发出嗤嗤的声音,为之一顿。黑色绷带立刻顺势蔓延,灵活如毒蛇似的盘膝而上,不断的缠绕在枪身之上。

在压制了烈焰长枪上的火焰后,绷带立刻继续蔓延,同时散发出浓郁黑色的浓雾,绷带口突然碎裂开来,幻化成上百条绷带,宛如一张张开的巨嘴,将江逐流一口吞下。

这一切快逾闪电,梅丽雅根本来不及救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逐流被捆成了一个巨大的绷带蚕茧。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江逐流瞬间增强到传奇级的实力,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达夫罗击败囚禁。

“桀桀……以为斗气达到了传奇级,就真的成为传奇强者了?”达夫罗怪笑连连,一边将目光转向梅丽雅。

“刚才只要他乖乖的跟我走,我可是打算放过你们的哦。可惜现在……桀桀……小精灵,你要恨,就恨这个家伙太过自大了吧。”

面对达夫罗的挑衅与嘲讽,梅丽雅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扔出一颗比高纯度翡翠还要郁郁葱葱的种子。

同时,她还取出一个水壶,将其中的清水浇灌在种子落地的土壤中。眨眼间的功夫,种子飞速发芽,长成一棵参天巨树,巨大的树枝与藤蔓,将梅丽雅遮挡在了身后。

梅丽雅翠绿色的秀发无风自起,婀娜多姿的娇躯漂浮在了半空之中,山野之间,无数翠绿色的小光球飞速朝着这里飞来,最后融入到那刻参天巨树之中。

“长耳朵,你不要命了!?”

一连串的攻击,被达夫罗轻易化解,锻钢赫然发现了梅丽雅的举动,忍不住大声吼叫了起来。

“桀桀……原来小精灵拼命了啊!?那真有意思了。”达夫罗又怪笑了起来,满不在乎的继续嘲笑道,

“小心别把自己给玩死了,记得带着那家伙回去交差。”黑衣女孩突然开口,不等达夫罗回答,娇小的身体就似水般波动了几下,然后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