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十五步棋
作者:嚣张农民 更新:2020-01-19

唐甜甜快步走了过来,一眼看到这样一副绝世美女图,脸上的笑容瞬间绽放,如同百花齐放般美丽:“阿虎,你画得太好了,太漂亮了,不过,我真有这么美吗?” “甜甜姐,这画还没有画出你全部的美,毕竟画还是画,终究比不上真人的,即便是古往今来的最高明的画家,也未必能描绘出你全部的美来。”唐半虎在一边谦虚地说着赞美的话。

三位大男人也在一边连连点头,而唐小芸却是嫉妒地说道:“甜甜姐,你这么美,让其她的女人怎么活啊?”

众人哈哈大笑,杨邪恶还伸手捏住唐小芸的嫩脸,调笑道:“小芸,将来你长大了,也是一个绝世美女,记住了,不要嫁给别人,要嫁就要嫁给你邪恶哥哥。”

“我才不嫁给你呢?你太邪恶太坏了。”唐小芸的俏脸绯红,水汪汪地看了杨邪恶一眼,传递出千万种情意,嘴里却是说着违心的话。

“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既然已经画好了肖像画,众人也就不再停留,往山下走去,本来他们还想在山巅好好玩一会的,但山顶风大,还有点冷,尤其是李刚强只穿了一条裤衩,更是冷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众人当然不会这么不近人情。

一边说说笑笑地往山下走着,一边看着妙曼的风光,唐半虎郑厚还有杨邪恶现在已经接纳了李刚强,都妙语连珠地给他介绍沿途的景点,甚至每一个神奇传说。

说实话,现在李刚强的心情很好,好到了极致,不仅仅是得到了三位才俊的认可,而是因为得到了他们的尊重,他最为在意的就是这一点,毕竟在以前,作为一名超级差生,得到别人的尊重还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但他也只高兴了一段时间,当来到那个藏衣服的地方,他的心情就变得恶劣起来,因为他的衣服不见了,可能是被人拣走了,也可能是他记错地方了。

寻寻觅觅了好久,也还是没有寻到衣服的影踪,看来,他只有这样赤身裸体下去了,倒霉的是,他总共才两套衣服,一套被村民们打成了碎片,一套就这样消失无踪,而他身上钞票不多,看来只有去地摊上买衣服了。

“没有关系,不就是一套衣服吗?等下再去买两套就行了。”唐甜甜柔声安慰,

“嗯。”李刚强尴尬地一笑,苦着脸往山下走去,嘴里却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要让我看到这个小偷,否则我要剥他的皮。”

两位美女莞尔。

杨邪恶和唐半虎还有郑厚则是一脸的坏笑,都在心中对这个拿走李刚强衣服的人感激涕零,让你装逼,让你牛逼,这下知道厉害了吧?就让你裸奔回家。

来到山脚,众人发现,陈伟强那个棋痴竟然还在埋头研究那一盘棋,眼睛瞪成了铜铃,屁股已经把石板上的灰尘擦拭得干干净净,而且还在喃喃自语:“天啦,竟然真是十五步棋,不多不少,刚好十五步。”

李刚强大步走近,道:“老头,快把棋收起来,我们要回家了。”

陈伟强抬起了头,一眼看到李刚强赤身裸体,他就愣了一愣,但也没有多问,起身拉住李刚强的手,道:“来来来,我们把这一盘棋下完。”

“下个屁啊,我的衣服都被人偷走了。”李刚强气愤地说。

“你是个死人啊,穿在身上的衣服也被人偷走了!”陈伟强一边把李刚强往石板扯去,一边说道,“下完这盘棋后,我给你买一套。”

“真的?”李刚强讶异地问。

“当然是真的。”陈伟强一脸的豪气,一副我是大款的模样。

“那好,但你想清楚了没有?不要下一步棋又要想半天。”

“想清楚了,十五步,看看是不是这样下。”陈伟强一脸的红光,眼睛中全是炽热的光芒,和李刚强相对坐下,继续先前的战斗。。。

唐甜甜和唐小芸已经在路上听闻了这件事,现在都好奇地围了过去,至于杨邪恶郑厚和唐半虎早就围过去了,细细地看着两人的每一步。

或许陈伟强还真是想明白了,所以,两人下棋还真是快如电光火石,瞬间就下完了十五步,自然是陈伟强输,李刚强赢。

“哈哈哈~果然是这样,我想得没错。”陈伟强一点也没有输棋后的不快,反而一脸的欢欣,狂笑起来,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嗯,你很聪明。”李刚强开始急急忙忙地收棋,要知道,他现在只穿着一条裤衩,被无数的游人鄙视得不行了,自然是急于离去的。

“等等,还没有复盘呢?”陈伟强一把按住了棋盘,热切地说道,“只要你把每一步解说清楚,我即刻就去给你买衣服。”

李刚强对这样的棋痴无可奈何,飞快地把棋摆上,充当了复读机的角色,把脑海中黑痣所说的每一步的优劣之处清清楚楚地说了出来,让所有人都听得入了迷,就连唐甜甜和唐小芸都听得美目中异彩连连,对他钦佩到极致。

当然,最惊讶的还是陈伟强,要知道,他早就把先前双方下的每一步都在棋盘上比划了很多遍,也自认为想得清楚明白了,但没有想到听李刚强一解说,就让他感觉自己是小学生,理解得太过肤浅,而李刚强则是博士,解说的每一步棋都有无穷的奥秘,但偏偏能让他听得清楚明白。

等李刚强解说完毕,他就看怪物一般地看着李刚强,疑惑地说道:“请问你尊姓大名?是何方神仙?”

“我叫李刚强,是一个被人偷走衣服的倒霉神仙。”李刚强一边收棋一边没有好气地说道。

“我叫陈伟强,认识你真高兴。”陈伟强微微一笑,道,“你的棋艺很高明,简直可以说是天下无敌,反正比我高明太多。”

“我的棋艺狗屁不如,远远不如你。”李刚强说了实话。

“小哥你也太谦虚了,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呢?”陈伟强有点受宠若惊了。

“哇哈哈~”

杨邪恶突然发出了一阵邪恶的笑声,半响后才收笑说道:“老头,你知道你为什么下不过他吗?”

陈伟强一怔,说道:“这个,应该是智慧不及吧?”

李邪恶把头摇成了一个货郎鼓,一本正经地说道:“不是的,是因为你们的名字犯冲,你的名字叫陈围墙,而他的名字叫李钢墙,围墙一般是用泥石造成,怎么也厉害不过钢墙啊。”

陈伟强愕然!

“哈哈哈~”

其余人都笑了起来,就连李刚强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收好棋,陈伟强便往一边溜了,李刚强一脸气愤地看着陈伟强的背影,正要追上去理论一番,但却是被唐甜甜阻止了,埋怨道:“我说弟弟啊,难道你竟然把老头的笑话当真了?这也太丢人了吧?”

李刚强挠挠头,感觉还真是这样,自己再穷,也不能没有了气节,便感激地说道:“甜甜姐,你批评得是。”

“嗯,这才对。”唐甜甜微微一笑,“快点回家,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嗯。”李刚强答应一声,和众人一起快步往云山村的方向走去,但陈伟强却是不知从哪里开了一辆奥迪A6追了上来,停在了前面,踏下车,拉开车门,恭敬地说道:“小哥,请上车,这就去给你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