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吞噬力量
作者:牧野歌 更新:2019-12-11

“呵呵,那便带我去吧!”易杨闻言,不由得噙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丝自信的微笑。

顺从易杨的安排,两名护卫长急忙引领着易杨向着修炼场走去。

在易杨等人身后,李佼侨携同着赵盾等人赶来,当见得易杨等人离去的方向直奔修炼场之时,李佼侨的脸色顿时刷的一下变得阴沉。这家伙,难道知道害怕了吗?

对于狩猎者协会内的规矩,李佼侨比之常人都是再清楚不过了。如果任由易杨进入了修炼场,那么纵然李家实力滔天,也不敢在其中撒野。

“少爷!”赵盾微微皱眉,颇有些拿捏不定。

“混账!”李佼侨暗暗握拳,眼眸中迸射着浓浓的恨意。对于易杨,李佼侨如今是有着彻骨铭心般的恨意,恨不得将后者撕裂成粉碎。不杀易杨,他心中的恶气难以抚平。

“少爷,要不咱们先出去,在协会门外等候!那家伙就算再狡猾,总不成在协会内呆一辈子。”见得李佼侨恨意滔天的模样,赵盾低声劝慰道:“而且这时候在那家伙的叔伯那边,咱们的人已经开始动手,相信不久后就会传来消息。到时候那家伙得知他叔伯出事,难不成他还会眼睁睁的在这躲着?”

“嘿,到时候只要他敢走出狩猎者协会,那些人便必定会立马冲杀出来。三个伏击点,纵使那家伙狡猾如狐,也难以活着走出这条街!”

说完,赵盾那向来波澜不惊的脸色上也经不住的闪现过一道惧色。对于那黑衣中年的安排就算是他都不得不佩服,环环到位的伏击点,一波接一波,绝不会遗留出半点空隙。那等连环伏击,哪怕是寻常的伐经境想要硬闯,也怕是难以轻而易举。

李佼侨闻言,再转头看着赵盾那一脸自信的神色,终于是暗暗静下心来。点了点头,他也就不再多言,转头向着身后随同的两名家仆吩咐道:“去!跟着那家伙,只要他敢走出修炼场,就立马来通知本少爷!这一次,本少爷要让他碎尸万段!”

领着李佼侨的命令,两名家仆疾步匆匆的离开,追随着易杨离去的方向快速离去。

待得两名家仆离开之后,长廊上也仅余下李佼侨与赵盾二人。两人相视一眼,皆是一笑,旋即便是一齐离开了狩猎者协会。

……

狩猎者协会内,修炼场中。

易杨在两名护卫长的陪同下,站在修炼场之外,看着宽敞寂静的修炼场,易杨的眉头微微蹙起。只见一片辽阔的修炼场之上,密密麻麻的隔离出数之不尽的小包厢,成排结队的耸立着,显得规则密布。

“少爷,这便是修炼场,其中的小包厢就是静室。少爷如果想要修炼,便可以进去随意的挑选。”见得易杨疑惑的望来,一名护卫长急忙解释:“少爷请看,在静室的门前立有两个木牌,红绿二色。少爷如果想要寻找静室,便看静室门前的木牌就可。木牌显红色,便表示被人占用,木牌显绿色,便表示静室空无。而少爷进去之后,将绿色木牌摘下,带进静室内,而将静室内的红色木牌替换出来就可。那么其余人前来,便自然知晓这间密室已经有人。”

“原来如此!”易杨闻言,稍稍松了口气。点了点头,旋即道:“如果你们需要修炼,也不妨挑选个房间。我先去闭关,大概需要些许时间。若是你们觉得无聊,也不妨在其他地方逛逛,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在协会大堂碰面就是。”

“少爷放心!”两名护卫长点头应是,旋即目送着易杨快步走进了修炼场,随意的挑选了一间静室,便侧身跨了进去。

进入静室之中,易杨轻轻关上门,转过身来,便是开始细细打量着静室内的环境。

仅有三个平方左右的静室之内四面徒壁,除却搁置着一个蒲团之外便空无一物。

见得简陋的静室,易杨不禁稍稍一怔,旋即哑然失笑,大众化的修炼之地,难道还得弄得如何的豪华不成?怔了怔,易杨抬起手,轻轻的摸了摸静室的壁面,忍不住的敲了敲,顿时有所发现。

静室内的四面徒壁竟然隔绝着一层禁制之力,难怪能够隔绝隔壁房间的传来的动静。如此,那便能够放心的修炼,而不担心发生的动静被外界知晓了吧?

心中稍稍松了口气,易杨当即不再耽搁,在静室中间的蒲团上盘坐了下来。旋即取下了腰间的虚空袋,气元一震,顿时虚空一阵荡漾,一颗墨黑色的珠子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拳头大小的墨黑色珠子,通体圆润晶莹,流淌着一丝璀璨的光华。珠子刚刚自虚空袋拿出来,易杨便是察觉到珠子内微微散发出一股浑厚的气息,隐约间夹杂着凶戾之气,令得静室内的空气都是稍稍有些粘稠。

洗髓境巅峰妖兽的内丹!

这正是易杨当初在伏萃岭发现的那只与青鸾兽对战的巨蟒的内丹,自从被易杨得到之后,便一直藏在身上,以防备用。本来当初回到元武宗之后,易杨便想要尝试着将其炼化成兽灵珠。但考虑到其中太浑厚的灵力,若是就这样尽数炼化成兽灵珠,恐怕会有过多的损耗,便一直延迟到今。

而今李家逼人太甚,易杨也是无可奈何,暂且唯有浪费掉了。而这,也无疑正是易杨潜藏至今的底牌!

手握内丹,易杨颇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旋即平息下内心的情绪,悄然间闭上了双眼。

气息沉稳,易杨心念转动,开始尝试着勾动识海深处的神秘珠子。

历经过不少次的尝试,以至于让得易杨早已经与珠子间建立起了默契,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心神牵引。因此,当易杨的心神稍稍一动之时,识海深处的神秘珠子便是陡然一颤,只听一声微不可察的嗡鸣响彻,旋即一道幽光闪烁,伴随着一股强烈的吸取力从中传递而来。

吸取力自神秘珠子内传递开来,瞬息间便是涌进了易杨的掌中。幽光闪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易杨掌心中的内丹包裹了进去。那惊人的速度汹涌而来,仿佛是饿狼看见了美味,色狼看见美女一样,垂涎欲滴的渴望情绪迫使着它的速度尤为迅猛。

只是瞬息间,易杨便是感受到了一股浑厚霸道的力量传进了掌心。稍稍惊讶了一声,旋即便见掌心中的内丹迅速的开始溶解。内丹溶解开来,仿佛冰块化成雪水,然后再迅速的冉冉升腾,化作了一团浓郁的氤氲之气。

氤氲之气散开,形成了一团棉花般的形状缓缓充斥在易杨的掌间。墨黑色的棉花轻轻漂浮,看上去仿若轻盈无物的感觉。但易杨的识感极为敏锐,从这团看似轻盈的棉花氤氲之气中感受到了一股浑厚浩瀚的力量正在迅速流转。

那团氤氲之气迅速流转之时,也是迅速的开始分解成一丝丝肉眼难见的氤氲气丝,顺着易杨掌心的汗毛孔流传进他的体内。然后,再顺导经脉之中,被识海深处的神秘珠子迅速吞噬。

是的!吞噬!

以一种蛇吞美味般的速度大口吸纳,近乎快得惊人的速度,饶是易杨见状都是忍不住的暗暗吃惊。

洗髓境巅峰境界的内丹,其内所蕴含的力量超乎了易杨的想象。而且,其内力量的纯粹度也是大大的高于淬元境后期的内丹。易杨暗暗有过估计,恐怕十颗淬元境后期的内丹也未必能够及得了一颗洗髓境初期的内丹。

历经了半个时辰,易杨掌心内漂浮着的氤氲之气尽皆被神秘珠子吞噬。棉花状的墨黑色氤氲之气消散,也是令得狭窄的静室之中变得清晰起来,原本那若隐若无的压抑气息也是彻底消散,不复先前,令得易杨的心中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沉重感。

“嗡!”

忽然,吞噬完内丹的氤氲之气,神秘珠子陡然一阵轻颤,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嗡鸣声自识海中传来,令得易杨的心神都是为之一荡。旋即,在易杨心神恍惚之时,一阵幽光自珠子内爆发,席卷了他整个识海。

幽光席卷,瞬息间弥漫了整个识海之内,旋即,易杨的心神猛地一沉,紧接着便感受到一道强悍的拉扯力自珠子内传来。来不及惊疑,那道拉扯力便是迅速的牵住易杨的心神纳入了其中。

嗡!

珠子猛地一颤,令得易杨的心神一震,旋即回过神来。陡然间,他便是察觉到自己的心神再次没入了珠子内的那个神秘幽暗空间之内。

此时,易杨的心神在幽暗空间内幻化成人,矗立在虚无的空间之中,茫然的观望了四周。环扫一眼,易杨便是察觉到这片神秘的幽暗空间似乎有所变化。隐约间变得比以往更加的宽敞辽阔,变得比以往更加的幽暗,仿佛像是真正的虚无世界,充斥着无边无垠的感觉。

而且,在幽暗空间之中,原本仅是蕴绕在边缘的幽冥之气也是稍稍聚拢了起来,隐约间形成了一条模糊的长龙。易杨双目如电,朦胧间有所察觉,那一条模糊的幽冥之气所衍化的长龙就潜伏在这片空间的虚无之上,释放着一股仿佛天威般的威势。

“嗡!”

陡然间,空间一荡,易杨顿时察觉到身后的虚空一阵波动,荡起一缕缕肉眼可见的虚空波浪。旋即,易杨目光如电,察觉到那荡漾的虚空之间忽的刮起一阵阴风,紧接着一道漆黑如墨的幽光乍起,伴随着一道修长的黑色身影从中跨越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