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邀请
作者:晨途 更新:2019-12-15

钱程虽看起来只有元婴期,但从钱程刚才那一手,马山能感受到,钱程的灵识已经到了合体初期。那么钱程本身的修为至少应该在分神后期,甚至只有修真界传闻中的合体期老怪,才能瞒过他的耳目。 但钱程表面的修为只是元婴初期,到了现在仍没有改变过。马山目光闪动几下,然后紧跟钱程向着清灵门落下,下一刻他脸上出现一丝讶色。因为钱程竟无视下方的九天玄玉阵,身形轻轻一动,人就进入了九天玄玉阵中,到了清灵门的上空。

马山脸上讶色一闪而过,旋即人也就落入了九天玄玉阵中,然后便把钱程邀进了清灵门的大殿中。

………………

同一时间,北极山北边最大的一座山峰上,正是北极门的所在。北极门的山峰上,一座大的宫殿里,一位身材笔挺,脸色白净却有一道道皱纹,且下巴有一缕白胡,满头白发的老者,他正是北极门的大长老——霍武。而在霍武的身旁还有两人,一位是身材凹凸有致,唇红齿白、明眸善睐的女子,女子身上散发着惊人的灵压,竟是一位分神中期修士;另一位是身材高大,鼻如悬胆、浓眉大眼,且一头红发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上散发着惊人的灵压,但却比女子低上一个境界,竟是一位分神初期的高手,他正是北极门新进的第四位长老。

“郭师妹,蒋师弟,唐师弟和帝魔宫的三长老公孙止已经去攻打清灵门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商量一下攻打其他门派的事情了?”霍武白色老脸一抖,冷笑地问道。

“霍师兄,难道非要去攻打别的门派吗?”郭姓女子秀眉微皱,红唇微动地问道。

“郭道友认为呢?”霍武脸色一冷,反问道。

霍武的脸一冷下来,整个大殿中的空气都肃然了下来,郭姓女子和霍武的目光冷冷相望,谁也没有做出让步。

“霍师兄、郭师姐别动怒,攻打其他门派的确需要从长计议,不然引来其他众门派围攻,我们北极门就得不偿失了。”就在郭姓女子和霍武对峙的时候,那一旁的蒋姓男子,连忙圆场道。

“哼,还是蒋师弟说得对,现在大规模与人动手,反而对我北极门不利,此时还需要好好筹划一番。”郭姓女子冷哼一声,转过头去,才冰冷地说道。

“嗯,既然郭师妹和蒋师弟都这样认为,那我们就好好筹划一下。”霍武老脸阴沉地点了点头,然后也同意道。

就在他们准备商讨的时候,突然一个元婴期的年轻弟子跑了过来,然后对着霍武三位跪拜,紧张地汇报道:“启禀大长老、二长老、四长老,刚才三长老和十数位师兄弟以及二位师叔的本命魂牌都灭了。”

“什么?”

听到年轻弟子的汇报,霍武、郭姓女子和蒋姓男子脸色都是一变,旋即猛地站了起来。霍武更是站了起来,身上的气势更是一放,那位年轻直接被压得脸色大变,身子犹如受到巨力一般,被压得动弹不得。就连霍武身旁的郭姓女子和蒋姓男子也是脸色微变,感受到了一丝灵压,他们心中同时一凛,对霍武深深忌惮。

“真的吗?”过了一会,霍武身上气势一收,然后阴沉地问道。

一位分神期、两位出窍期和十数位元婴期的高手陨落,让北极门的实力大降,他们都能成立一个中等门派,实在是北极门的巨大损失,这怎么不让霍武怒火中烧。

“是,是的。”那位趴在地上的年轻弟子,颤颤巍巍地说道,他十分害怕惹怒了现在正在气在头上的霍武。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看来帝魔宫的公孙止以及带去的弟子恐怕也凶多吉少。”霍武阴沉着脸,怔怔地想着什么,突然对着年轻弟子严厉地吩咐道:“你下去吧,此事不要对外泄露,绝对不能让其他门派知道。”

“是。”年轻恭敬地答应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恭敬地退了出去。

“看来是有高手帮助清灵门,最近我们都不要出去,防止那些宵小之辈趁我们北极门损兵折将的时候,来攻打我们。”待年轻弟子走出大殿之后,霍武严厉地说道。

“是。”

郭姓女子和蒋姓男子同时应了一声,便离开了大殿。

……………………

另一边,极西的一处阴寒的冰谷底,一座庞大的宫殿里,一位白发硬朗地老者,坐在大殿中间,他正是帝魔宫的大长老——阎广。而在阎广的正前方一侧,是一位满脸麻子的中年大汉,而他身上却散发着强大的灵压,却是一位分神中期的高手。

阎广平静地看着中年大汉,已经没有了当日追杀钱程,誓死要给孙子报仇的狠劲了。他现在已经恢复平静,也不知道是否还在意钱程的死活,平淡地询问道:“朱师弟,公孙师弟那边有消息传来吗?”

“没有,不过想必公孙师弟应该很快就能解决清灵门,并且有北极门的三长老唐广在,朱某想那马山应该不是他们的对手。”朱姓大汉摇了摇头,旋即推测道。

“嗯,这样就最好了。对了,北极门那边可有消息传来?”阎广点了点头,旋即想到了什么,话一转地问道。

“北极门那边没有消息传来,他们似乎还在讨论。”朱姓大汉摇了摇头,猜测道。

“嗯。”阎广目光闪动几下,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元婴中期的老者慌慌张张地从大殿外跑了进来,然后跪在了地上,恭敬地禀告道:“启禀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三位师叔和十多位师兄弟的本命魂牌全部爆裂。”

“什么,怎么会这样,详细情况说一下。”阎广和朱姓大汉脸色一变,同时骇然地站了起来,阎广脸色铁青地问道。

朱姓大汉脸色同样好不到哪去,他阴沉地看着面前趴着的老者,想听听其中的原委。

“启禀大长老和二长老,事情是这样,刚才弟子在魂牌洞看守本门弟子的魂牌,没想到十多位的师兄弟的本命魂牌一下子就爆裂而开,接着三位师叔的魂牌也爆裂,没过多久,连三长老的本命魂牌也一下子爆裂。”老者恭敬地回道。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十多位的元婴期高手的本命魂牌同时爆裂,那说明至少要十几位出窍高手,甚至是分神高手一起出手。就连分神后期的人出手,他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十多位的元婴高手灭掉。更何况还有北极门的十数位元婴高手,出窍期加起来有五位,分神期两位,这样足可以灭了一个中等门派,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朱姓大汉一脸不敢相信,阴沉地问道。

“启禀三长老,弟子不知。”老者趴在地上,身上冷汗不住往外流,很怕惹怒了面前的两位长老,到时再把气撒在自己身上。

“嗯,你下去吧。对了,还有此事要保密,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阎广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准备让老者下去,突然他想起了什么,警告道。

“是。”老者心中一凛,连忙答应一声,然后退了出去。

“朱师弟,你怎么看此事?”待老者出了大殿之后,阎广严肃地看着朱姓大汉,凝重地问道。

“此事看起来不简单,我们还是与北极门联系之后,再作计较。”朱姓大汉脸上满是凝重,提议地说道。

“好,目前不要采取行动,只有跟北极门商量之后,我们再做决定。”阎广阴沉点了点头,同意道。

与此同时,钱程已经和马山走进了清灵门大殿之中,钱程被马山的再三要求下,坐到了主位上。

至于清灵门的出窍期以下弟子,在见过钱程的实力之后,他们都恭敬地迎接钱程进来,并在马山的吩咐下,他们都高兴地离开了。而只留下了秦逸四位出窍期的高手,他们都恭敬地站在马山的身后。

“钱道友的大名我早就听过,听说道友被帝魔宫、北极门、缔灵谷和执法盟追杀掉入雾海,看来道友是因祸得福。”马山目光闪动,奇异地在钱程身上扫了再扫,恭维地说道。

“运气而已!”钱程微微一笑,平淡地说道。

“钱道友,这四位是我清灵门的如今除我之外,修为最高的四人。这是爱徒秦逸,这三位分别是丁雨泽、徐建辉、鱼天磊。”听到钱程的回答,马山微微一笑,也不知道是否同意钱程的话,然后指着身后的绿发青年、黑发中年男子、白发中年男子,以及红发大汉一一介绍道。

钱程双眼在秦逸、丁雨泽、徐建辉和鱼天磊身上扫过,他发现秦逸是出窍后期、丁雨泽和徐建辉是出窍中期顶峰,至于鱼天磊则是出窍初期顶峰。

“参见前辈!”

秦逸四人对着钱程恭敬地施了一礼。

“嗯。”钱程点了点头,旋即看向马山,问道:“马道友,我们是不是该谈一下条件了。”

“好,既然钱程如此心急,那我们就谈条件吧。”马山眉头一皱,旋即舒展开来,一口答应下来。然后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在钱程身上微闪,旋即地问道:“钱道友在你谈条件前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马道友不妨直说。”钱程眉头一皱,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道友现在是不是不属于任何门派?”马山谨慎地问道。他很明白,如果能把钱程拉入清灵门,那么,清灵门能在一夜之间与大凌云洲的四大门派并称五大门派。当然这荣誉是小,以后就再也没有敢轻易对清灵门出手了。

“马道友这是何意?”钱程疑惑地问道。

“如果钱道友不嫌弃,马某想邀请钱道友做我清灵门的长老,道友是否答应啊?”马山见钱程没有否认,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紧张地问道。

说完之后,马山紧张地看着钱程,见钱程一时犹豫,他就知道肯定有戏。接着他又诱惑地说道:“只要道友肯加入清灵门,不用道友管理清灵门,只需在清灵门危难之时,出面一下便可。并且如果道友有什么需要,可以吩咐清灵门,清灵门虽是一个中等门派,但一般的灵药、材料还是能收集到的。”

钱程未尝不知道马山的意思,不过他现在实在有要事要办,所以他并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问道:“这样吧,马道友我还有事要办,答案等钱某办完事回来再回答马道友,你看如何?”

“行……”见钱程并没有反对,马山高兴地说道,然后话一转,兴奋地问道:“不知道道友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出。”

“这次前来,其实钱某想借用贵派的跨洲传送阵,希望马道友能答应。”钱程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旋即乌黑的双眼紧张地盯着马山。(今天有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