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者:虚荣女子 更新:2019-12-15

欧华生日后的第二天,陶晏加犹豫了半天还是硬着头皮去了欧岳房地产,负荆请罪也好,尽责任也好,因为她已经将近一星期没在欧岳房地产露过面,怎么说也是收了人家的钱嘛,做戏就要做全套。

还是那身雷打不变的露背装,不过今天比较热,所以选了件质地比较薄的,而且在阳光下是半透明的衣服,一条短短的小裙子,看起来斯文可爱。

虽然不是第一次去欧岳,但那种被人当猴子看的感觉一点也不好,所以陶晏加只好以最快的速度杀上23楼。可是,到了23楼的时候,迎接她的秘书却告诉她,欧总正在开会。

开会……陶晏加愣着两只大眼睛,一时间觉得自己有点像白痴。还好,秘书提醒她可以在欧总的办公室等他,这才回过神来,一个人往欧华的办公室里走去。

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空荡荡的,陶晏加扫视了一下,果然,欧华没在,但下一秒,她却觉得有点奇怪的感觉,似乎是来自心里,有那么一点失望的感觉。

既然欧华不在,她可以好好在这间豪华的办公室里享受一下吧?怎么说她也算是他的女朋友,虽然是假的。

关上门,陶晏加把高跟鞋脱在了一边,好让自己的脚丫子踩在浅米色的地毯上,这是她早在第一次踏入这里就想干的事情了,那么柔软的地毯,用鞋子去踩简直太可惜了。

欧华的办公室很整洁,连颗尘都不多,就连他办公桌上的文件夹都是那么整齐。

她扫了一圈办公室,似乎没什么感兴趣的。撇了撇嘴,径直走到那张大沙发上,随意地躺着,侧着脑袋,正好可以看见落地玻璃窗外的景物。

高耸的楼群,巨大的广告牌,各种颜色的窗户……从这里看出窗外,一切是那样的欣欣向荣,不像她的小店,再怎么看也只是对面马路上一样规格的小店,陶晏加无奈地笑了笑,觉得眼睛看得有些累,不自觉地便合上了。

大约是中午时分,门,被推开了。

一双倒在地上的高跟鞋,一个露着性感后背侧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女子。欧华的眉轻扬了一下,轻轻地把门关上了。

欧华走到办公桌前,放下了手上的资料,原本欲要坐下,但一抬头,那张熟睡着的纯美干净的脸便吸引了他的所有注意力。

脚步在陶晏加躺着的沙发前停了下来,蹲下身子,侧着脸,眼睛落在了她昨天被烫伤的手上。

她的手指很细,很长,原本嫩白的皮肤因为昨晚的烫伤还有点泛红,在食指和中指处还长了两个透明的水泡。看到这里,欧华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低下头,双唇落在了陶晏加那两只长了水泡的手指上……

只是一瞬间,欧华如触电般迅速离开了陶晏加的手指,两眼怔怔地看着那张依然熟睡着的甜美睡脸,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他垂下头,努力地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眼睛却不由地看着陶晏加裸露着的雪白后背,而且,这次,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脊椎处的奇怪纹身,霎时间,一阵莫名的怒火涌上心头,于是猛地站起了身,将自己身上的西服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陶晏加的身上,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而且身上多了一件男装西服。陶晏加揉了揉眼睛,一手抓起了那件外套,感觉很奇怪。那件外套上面,还残留着微弱的男性气息,夹杂着一点点淡淡的香水味,陶晏加两眼盯着那件外套,心跳急速加快。

她下意识扫了一眼四周,空无一人,看了看手表,她愣了数秒,还是决定赶紧离开,不知道怎么的,有种想逃走的感觉。

***************************************

为了消除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回到“致命诱惑”里的陶晏加一整天都异常卖命地工作,恰巧今天的客人也很多,让她忙得不易乐乎,也没时间再去想那件男装西服。

好不容易到了关店的时间,而此时的“致命诱惑”也才平静下来,陶晏加在店里兜了三个小圈之后,心里七上八下的,满脑子都是那件西服,于是一生气就把店门关上,准备回家大睡一觉。

锁上锁,拉下卷闸门,再上锁,然后转身,陶晏加愣在了店门前。

对面马路,一个颀长的身影向她靠近。

微卷的发,高挺的鼻梁,一张柔美的脸,陶晏加站在店门前,轻轻地微笑着。

“晚上好。”先开口的是陶晏加。

“好。”展罗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已经关门了……”是不是觉得昨天那个牌子的润滑油效果不错呢?其实陶晏加是想问这个的,但话一出口却变了味。

“我……只是来看看你。”展罗的神情有点奇怪。

看我?陶晏加睁着圆眼,凝视着展罗。

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觉得展罗有些不开心?甚至有些忧郁。

“手。”展罗伸出一只手,摊开手掌。

他的手很修长,线条很好看。陶晏加眨了眨眼睛,伸出了一只手。

“那只。”

那只?就是昨晚被烫伤的那只?陶晏加犹豫了一下,换了另一只手。

展罗的手轻执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拉近,陶晏加清楚地感觉到他修长的指尖在手腕皮肤上摩擦的感觉,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还是起了水泡……”展罗微叹了一口气,双眼紧紧地看着她指上两只小水泡。

他的睫毛好长,他低垂着的样子很好看,他的双眉间带着点点忧郁,他的发很柔软……陶晏加的心跳开始加剧,怔怔地望着展罗。

“你是不是碰水了?”

“恩……”她无意识地回答着。

“还疼吗?”

“恩……”

“还好……不算很严重。”

“恩……”天,展罗的手指是那样温柔。

卜,卜,卜……不行,心快跳出来了。

陶晏加突然抽回了自己的手:“我……回家抹点药就好,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她的神色有些慌张。

展罗轻笑着,还是那副忧郁和睦的神情,“走,我送你回家。”

“恩……”没有拒绝,因为心已经乱成一团。

“走着好吗?我想和你走走。”展罗的声音很平和,淡淡暖暖的。

“恩。”她已经想不到第二个回答。

11点的街上,人影甚少,街灯幽黄,还是夏天,但夜晚的风还是凉爽的。

一路上,展罗也没有说话,陶晏加也不敢吭声,总觉得气氛紧张。

“晏加……”展罗终于开口了,陶晏加在一旁擦着额前的汗,总算不是无声仿有声了。

“恩?”还是紧张,额上的汗珠已经滑下到脸上,她又擦了擦,手有些颤抖。

“你觉得……华这个人怎么样?”

欧华?陶晏加吞了吞口水,原来沉默半天是为了问欧华?

“一般吧。”怎么回答?前后见面还不过十次,每次说不上三句话,光是看到他冷冰冰的酷样就叫她捏一把冷汗,无法沟通。

“其实华这个人很依赖人的。”展罗浅浅地笑着,带着宠溺。

陶晏加愣了愣,看着展罗眼中那份温情,觉得自己真是傻到极点,居然为一个同性恋紧张半天?神经病!

“他……并没有你看到的那么冷酷。”展罗突然转过头,看着陶晏加。

被他这么一看,刚才才稍微平静一点的陶晏加又莫名地紧张起来。

真是不争气!她暗暗骂着自己。

没办法,谁叫展罗长得那么好看,又那么温柔?

“其实……你可以尝试和他接近一点的。”

展罗的话语有些奇怪,听得陶晏加莫名其妙。

他们不是情人么?

“什么?”有钱人的思维真的与常人不一样。

“华……他很孤独,一直都这样……”展罗的脚步停了下来,温柔的眸子此刻正凝视着陶晏加,“但最近,也就是认识你以后,我发觉他……变了。”

展罗笑了,轻微的,看起来耐人寻味。

变了……等等,什么变了?

“我……对不起,我不是有心要破坏你们的感情……”她可不想做第三者。

“不是,我……华他变得开朗了。”展罗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突然转口了。

“哦……”吓死,还以为展罗来问罪的。

“如果可以,我希望看到他开朗的样子……”展罗收起笑容,双眼与她对视。

展罗的眸子很明亮,又很忧郁,温暖却落寞,陶晏加凝视着他,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很奇怪,但又说不上是什么。

“我……还是那句话,希望你对他好些。”展罗的话很轻盈,带着忧伤。

陶晏加仰着脸,凝望着展罗那张精致柔美的脸,微微地笑着:“我可以叫你罗吗?”

这一刻,展罗怔住了,双眼落在陶晏加闪动的双眸上,心,有那么一点难过。

***********************************

“你去哪里了?”黑暗中,一个冰冷的声音。

展罗顿了一下,按开门边的灯,“怎么不开灯?”

“我问你去哪里了?”欧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闭着目。

“出去走走。”展罗关上门,脑里浮现出刚才那双属于她的灵眸。

“去哪里了?”欧华的声音还是那样冰冷。

“去找晏加了。”展罗的回答也不带感情。

突然,欧华猛地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他身前,如一头愤怒的狮子,带着残酷的兽性。

“又是她,为什么又是她?”欧华有些歇斯底里。

“只是路过,顺便看看她。”展罗轻扬眼眉,看着欧华。

“我觉得这个交易太无聊,结束掉吧。”欧华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

“是吗?”展罗的嘴角扬了起来,“我听说已经有人注意她了。”

欧华一听,猛地一惊,看着展罗。

“罗,你知道我爱的只有你。”欧华别过脸,不看他。

“我知道。”展罗轻拍了他的肩头一下,从他身边走过,脑里,却划过陶晏加微笑的脸,他闭紧了一下双目,又张开,轻叹了一口气。

欧华没有说话,打开门,走了出去,他很气愤,很不安。

月色皎洁,欧华一个人走在街上,没有目的,只是,脑里怎么也挥不掉早上在办公室里看见的那一幕。

倒在地上的高跟鞋,庸懒的睡姿,白皙的后背,肆意的纹身,还有那张纯美干净的脸,以及手指上微鼓着的,让他心在隐痛的小水泡。

夜,如此漫长,欧华仰头看着漆黑无边的天际,难过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