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虚荣女子 更新:2019-12-15

“致命诱惑”里,陶晏加一个人窝在小沙发里,一只手托着腮,沉思。似乎是在认识了欧华以后,陶晏加托腮沉思的动作时间越来越长。

一小时前,她接到展罗打来的电话。

“陶小姐吗?”

“展罗?有事吗?”

“陶小姐……”

“叫我晏加就好。”

“今晚是欧华的生日。”

“哦……那怎么了?”

“今晚七点,来我的公寓。”

“我吗?”

“是的,和欧华一起过生日。”

“什么?”

“六点我会过去接你。”

“不去不行?我……好象没……”

“男朋友生日也不出现?”

“……”

“记得带上礼物。”

从挂了电话那一秒,她就一直沉思。至今已经整整一小时。

一整个下午,来了数位客人,陶晏加也是随便招呼了几声,有些无精打采,脑里还在想着那份礼物。

直到墙上的挂钟时针落在阿拉伯数字6上,她听见了外面车子按喇叭的声音。

眼睛在店里扫视了一圈,停在了橱窗的一个角落。

郁闷了一个下午,她终于笑了。

上前拿出橱窗上的小盒子,装进了自己的包包,满意地关上了店门。

一上车,展罗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你总是喜欢穿露着背的衣服吗?”

“有意见?”关上车门,陶晏加不屑地反问道。

“没有,很漂亮。”展罗笑了笑,发动引擎,“带礼物了吗?”

礼物?陶晏加瞟了一眼自己的包包,满意地笑了起来:“带了。”

展罗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开动了车子。

一路上,展罗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开车,车里重复播放着一首旋律很优美的曲子,陶晏加也只是安静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听着曲子。

展罗的侧脸很好看。陶晏加侧着脸打量着,但只敢偷看。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坐在罗的身边,她觉得很平静。

车子开到了一个环境优美的小区,展罗带着她去了公寓,一打开门,陶晏加便看见半裸着上身的欧华,还有在一旁看电视的段子帆。

欧华一见到她,便大吼起来:“罗,她怎么也来了?”

迎头的一句,陶晏加当时郁闷地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不过,她还是两眼发直地瞪着欧华半裸着的上半身,因为……蛮好看的。

“她现在是你的女朋友,女朋友来为你庆祝生日有什么不对吗?”展罗说话的语气很平和,却带着威严。

这时,段子帆拿走到了陶晏加身边,样子很是高兴,还拉着她的胳膊:“晏加,别理他们,我们一起看电视好吗?”

展罗也没有意思和欧华僵持,转身走进了厨房。欧华则坐在沙发,憋着气看着陶晏加。

看着段子帆一脸亲和的笑容,她才觉得没那么尴尬,躲着欧华有些不悦的视线,任由段子帆拉着自己一起坐在沙发。

“晏加,你吃点什么吗?今天的草莓很新鲜哦!”段子帆指着沙发前那张茶几上的水果盘,得意地问。

“草莓……段子帆……你自己吃吧!”早就知道他不怀好意!

“怎么了?又是你自己说喜欢吃草莓的,今天的草莓可是展罗特意买来给华做蛋糕的哦,很好吃哦!段子帆坏坏地笑着,拿起一个草莓塞到嘴里。

看着段子帆吃草莓那个陶醉样,她快晕倒了,“段子帆,你……”没理啊,气得陶晏加直咬牙。

而在沙发另一边的欧华,绷着一张脸,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们。

“是你自己说喜欢吃的,怎么样?很好吃哦,尝尝?”段子帆拿起一颗又红又大的草莓送到她嘴边。

“去……”陶晏加推开他的手,一抬头,正好与欧华的目光对视。

欧华没有说话,别过脸,起身走进了房间。

“我……去找展罗。”看着欧华转脸的时候,陶晏加敏感地觉得,欧华似乎不高兴。

“哦……不吃草莓啦?”本来想喂陶晏加吃的草莓,现在段子帆只好自己进口了。

她没有理会段子帆,站起身,寻找展罗的身影。

“他在厨房啦。”段子帆看着陶晏加,若有所思地笑着,吃着草莓。

“哦!”她应了一声,向厨房走了进去。

“好香哦……”一进厨房,她就闻到了一阵浓郁的香味。而且,她还看见了一个身材颀长的柔美男子围着围裙下厨的样子,真是赏心悦目啊!

“需要……帮忙吗?”看见展罗忙碌的样子,她有些不忍心。

“不用了。”展罗回过头,笑了笑。

天,好帅!陶晏加看着展罗回眸的样子,有些被迷住了。

虽然遭到拒绝,不过她还是舍不得离开厨房,也在此时,炉子上的锅开锅了,见到展罗忙碌的样子,她毫不犹豫地上前,本来是好心想帮忙把盖子打开的,结果,手碰到锅的盖子时被那些往外冒着的水蒸气一熏,然后听见的是一声:“别碰!”

可惜已经晚了,锅盖被摔在地上,陶晏加握着自己的手,痛得喊不出来。

“你……”展罗迅速上前把火给关了。

好疼……陶晏加两只眼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被烫伤的手,说不出话来。

“让我看看。”展罗说着,一手抓起了她那只被烫红的手。

“疼吗?”

陶晏加怯生生地看着展罗,点了点头。

展罗皱着眉,看了看她的手,说:“来,我帮你涂点药。”

陶晏加看着展罗,两眼简直就要呆掉了,展罗的脸,很好看,他的睫毛很长,还微卷着,他的鼻子好挺,看起来很性感,她怔着,轻吞了吞口水。

“罗,怎么了?”此时,段子帆也闻声而来。

“你帮我拿药箱,陶小姐的手被烫到了。”展罗对他说着,手一直握着她的手。

“哦……”段子帆看了一眼被展罗握着的小手,神色有些黯然,但他没有说什么,转身去拿药箱。

“走,我们去客厅。”展罗的声音很温柔,淡淡地。

“你……”陶晏加缩了缩手,面对着展罗如此柔情的一面,她有些紧张:“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晏加。”

展罗顿了顿,侧过脸看了看她,轻笑道:“恩。”

为什么一个这么柔美的男人会是同性恋?老天真是不公平!

展罗让陶晏加坐在沙发上,自己则蹲在她身前,段子帆也坐在她身边。

这个场面,让陶晏加感觉很尴尬,毕竟长这么大也没有男生对她这么温柔。

“那个……罗,我自己来就好。”刚说完这句话,众人便听到房间门打开的声音,欧华也在此时套上了件衣服走了出来。

展罗也听见了声音,抬头看着欧华:“晏加的手被烫到了。”然后又低下头继续为她涂药膏。

“疼……”陶晏加的手轻缩了一下。

“晏加,马上就好。”在一旁的段子帆有些紧张地说。

欧华站在他们身后,臭着一张脸,一声不吭。

“记得,不要碰水。”展罗叮嘱着,收起了药箱,没有再说什么,独自回到了厨房。

气氛似乎一下子变得怪异。

陶晏加乖乖地坐在了客厅的沙发,段子帆陪在她旁边,又是拿草莓又是拿水,而欧华则坐在他们对面的一张小椅上,一语不发,两眼一直停留在陶晏加那只被烫红的手上。

陶晏加没有和欧华说话,整个晚餐时间里,她只是低头吃着美味的菜肴,这种感觉,简直比杀了她还难过,以至她一直在考虑是否要把礼物送给这个挂名男友。

晚餐过后没多久,展罗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草莓蛋糕,又是草莓,陶晏加看着两眼直发愣。

“晏加,你的礼物呢?”段子帆一边点着蜡烛,一边问着。

礼物?陶晏加琢磨着到底该不该送出手,瞟了一眼坐在蛋糕前的欧华,还是那副冷酷尊容,真怀疑他看见她的礼物会不会爆打她一顿,于是只好说:“我……忘带了。”

没想到,这句话一出口,欧华的眉毛扬了起来,正瞪着她。

“我接你的时候不是说带了吗?应该是放在你的包里了吧?这么快就忘了?”展罗将一个小碟递到她身前,语气很平和,像是在提醒她。

“哦……对……我忘了,应该在包包里。”汗死,连撒谎都不会撒,她真是个笨蛋。

展罗送给欧华的是一条领带,段子帆送的是一副墨镜。陶晏加看着,有些紧张,捂着自己的小包包,两眼紧紧地盯着欧华,真是搞不懂,堂堂一个大总裁居然喜欢收礼物,看着他拆礼物的兴奋样子,陶晏加差点没晕倒——欧岳房地产公司的总裁在拆生日礼物的时候居然会露出如孩子一般的笑容。

擦了擦额前的汗,陶晏加感觉此时的自己真的是骑虎难下。

“我的礼物呢?”没想到,欧华居然开口向她要礼物。

算,死就死!陶晏加闭着目,将包里的一个小盒子向前一伸,“生日快乐。”

“**牌润滑油”几个大字亮在众人眼前,段子帆当场笑出了声,展罗也低着头,憋着笑。

只有欧华,两只眼都傻了。

“你……这个白痴。”过了半天,欧华终于憋出了这晚对她说的第二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