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作者:虚荣女子 更新:2019-12-15

她爱上了欧华?

这几日,陶晏加一直反复地在思考这个问题,人家说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丽的,她在家里的厕所照了半天也没发觉自己哪里美了多少;人家说恋爱中的女人总是时常想着对方,可是她一想到欧华那副百年不解冻的样子就叫她心寒;人家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爱打扮得漂漂亮亮,可她不恋爱也会打扮得很漂亮啊;人家说恋爱中的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也不是啊,她巴不得不见欧华呢……鉴于种种猜测,她还是断定自己不爱欧华,否则,她需要在烈日当空下站在欧岳房地产大厦面前暴晒吗?只因为心里在掂量着见不见欧华,要是爱上他,她应该早就飞扑上23楼,而不是在这里犹豫吧?

在太阳底下转了几圈,算!她还是决定扭头离去。

刚转身,段子帆响亮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晏加……”

僵硬地扭过脸,皱着眉头,冲着段子帆挤了个笑脸:“子帆……”怎么又是你?

“晏加,你怎么不上去啊?”段子帆走上前,笑嘻嘻地问道。

“我……只是路过……”这回说什么也不跟他上去。

“既然路过那就顺便上去喝杯茶再走吧?”段子帆死皮赖脸地凑上前。

“少来……”陶晏加向他打了个“X”姿势,身子也退后了几步,“我还要赶回去开店。”

“没事啦,少开一会儿亏不了多少,最多我请你吃草莓。”

“滚!”没完没了了。

说罢,陶晏加转身朝马路走去,突然,她感觉到一阵突如其来的恐惧,随后身子被狠狠地往后一拉,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倒在段子帆怀中,而耳边,一声强烈刺耳的刹车声。

陶晏加两眼发直地看着那辆车子,心脏在剧烈跳动着。

“对不起……对不起……”车主朝着他们走过来,忙着点头道歉。

天……刚才好险,如果不是段子帆,她已经躺在车轮底了。

突如其来的震惊让她一时间有些惊慌,此时的她,在颤抖着。

“晏加,晏加,没事吧?”段子帆还紧紧地搂着她,轻声问着。

呼吸还是不怎么均匀,整个人的心神还是安定不下来。

“对不起……小姐……对不起……”车主一味地点头赔不是。

段子帆的手臂加重了些力道,将她搂得更紧,她缩着身子,耳边听到的是段子帆有力的心跳声。

“晏加……还好吗?”段子帆低下头,怜惜地看着她。

“我……我没事。”她的身子还在发软,无力推开他的怀抱,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混合着烟草的味道,让她觉得很安心,只是,被他搂着,有些不习惯。

“对不起……对不起……”车主还在道歉。

“你怎么开车的?”段子帆很生气地吼着。

“子帆……算了……”她拉了拉他的衣服,轻推开他,站直了身子。

“晏加……”

“算了……我又没事。”只不过是被吓了一跳。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你以后开车小心点,真是……”段子帆吼了车主一句。

“是……是……”车主道歉了半天,终于还是走了。

“子帆……谢谢你……”陶晏加看着段子帆,感觉有点怪怪的,果然,她还是个保守的女人。

“差点吓死我了……”段子帆笑了笑,叹了口气。

陶晏加苦笑着,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她仰脸看着段子帆的面容,总觉得他的眉宇间与欧华很相象。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没事了……”她顿了一下,瞟了一眼欧岳的大厦,又说:“你现在还在上班,不是吗?不麻烦你了。”她笑了笑,实在不想麻烦他。

“恩……那好吧,改天我去找你。”

“恩……再见。”

“再见。”

************************************************

回到“致命诱惑”,陶晏加总算松了口气,大概是习惯了,一回到这里,看到这些花花绿绿的玩具,心里就会平静下来。

只是,今天老天爷不给面子,打她一回到小店,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做孽啊,大难不死没有后福,这场雨居然一直下到晚上,害她的店里鬼影都没有,愣拍了一整天苍蝇,极度郁闷。

“啊……来个人啊……”晚上九点,她终于爆发了,实在无聊至极,对着那个模拟人大吼了一声。

鬼才会来!外面的大雨已经把街道都给没了,就她这么固执还死守这间破店。

也在这时,小店的门被突然推开,门外传来的是淅沥哗啦的雨点声。

陶晏加顿感背后一阵寒意,眼睛转过小店门,怯怯地瞪着店门。

难道……真的有鬼吗?

她的圆眼骨碌一转,才发现店外的街道一片漆黑。

不会这么邪吧?今天已经虚惊一场,现在又来吓她?

或许是风把门吹开了?

“谁?”她大吼一声,为自己壮壮胆。

一只湿漉漉的手掌,‘啪’地一声拍在小店的门上。

陶晏加瞪着那只泛白的手,吓得连呼吸都停止了。

难道是那些死于**下的男人回来索她的命?

“谁啊?”她又喊了一句,是人是鬼报上名来,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门上的手掌动了一下,一个全身湿透的人影晃在门外,从他身上滴下许多水珠,滑落在地面上,流进了小店里。

“谁……”终于看见是人的模样,没那么恐怖。

只见门外的身影动了一下,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了“致命诱惑”。

他低垂着脑袋,身上的西装已经完全湿透,从他裤腿下滴落的雨水在脚下聚成一小滩,他顿了一下,缓缓抬起脸。

“欧华……”陶晏加睁着圆眼,诧异地看着全身上下都被淋得一塌糊涂的欧华。

“你……”看着欧华的样子,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他这副狼狈的样子,他这副颓废的样子,他这副憔悴的样子……他,到底怎么了?

欧华双眼直视着她,数秒,笑了,“我……还是来了。”

“你……先擦擦……”他的突然出现,让她不知所措,她随便找了块毛巾递给了他。

“我……终于……”欧华没有接过她递来的毛巾,一把搂住了她。

“喂……”她使劲地推着,这个人怎么回事啊?不知道他全身都是湿的吗?还抱她?

“做我的女朋友。”欧华搂得很紧,她根本就推不开。

“期限还没到……我……我当然还是你女朋友……”

“罗……走了……我们……分手了。”欧华的声音有些沙哑,脸埋在了她的颈窝。

展罗走了……怎么会……?

陶晏加愣住了,睁着双目,大脑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

“我……知道我……真可笑,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的……不可能,可是……我还是来了……”欧华的声音在颤抖,大概因为雨水从皮肤上蒸发带走了身上的热量,他整个人都微微发抖着。

陶晏加眨了眨双目,她清楚地感觉到,在她背上,欧华冰冷的手掌轻微的抖动。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不……她该如何是好?告诉欧华展罗的想法吗?

“晏加……”欧华站直了身子,双手移到她的肩头,低头看着她的脸,“晏加……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

什么?陶晏加愕然地看着他,他的脸有些苍白,嘴唇也没有血色,湿漉漉的发凌乱地垂落,他在颤抖着,连呼吸都不太均匀。

“你……在说什么啊?”她苦笑地应了一句,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切都是一场交易,一场游戏,而且还有两个星期便结束,怎么可以犯规呢?

欧华一只手滑下她的腰,她的身子突然往前一倾,双唇在恍惚间被掳掠住,浓烈的酒精味一下子迷惑住她的心,她知道,欧华一定喝了不少,而且他的吻,决绝得让她心痛。

他的唇,带着雨水萧瑟的味道,有些冰凉,不太温柔地吮吸着她的唇瓣,他在向她许诺,以这种奇特的形式告诉她,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不热烈,却带着怜爱和乞求。

他的吻,吻得让她的心很酸很酸,这个可怜的孤独男人,其实只想找个小小的臂弯,只想拥有一个陪伴着他的人。

很想,很想哭。她闭紧双目,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涌出。

她终于明白展罗的感受,这个男人,是一个让人心痛的孩子,他的寂寞,他的恐惧,没有人可以替他分担……

他的童年,他的少年,他可怜的过往,在一瞬间犹如一部剪影过的老电影,浮现在陶晏加的脑里。

这个男人,让她的心如此紧揪,他的吻,让她的心狠狠地痛着,真是该死。

良久,欧华松开了她,一手轻抚着她的脸,双眉也渐渐舒展,深邃的眸子轻眯着,然后,他笑了,温柔地笑了。

这一刻,她不禁迷惑了,他的笑容,是那么的让她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