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腻味小猫 更新:2020-01-20

一处优雅的酒楼之内。

外面一片湖水波光粼粼,倒映出天上的明月,远处是一条街道,花灯照耀,人来人往,倒也算是不错的景致。

一名美貌女子坐在靠窗的位置,看一眼外面的风景,又皱眉看向对面的男子,那个男人浑身上下给人一种懒散的感觉,衣著华丽,长相甚是俊郎,让人不由心生好感,只是两眼从未离开过她,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那女子终于忍耐不住,凌眉向他喝道:“看够了没有,从刚才一直看到现在,真没有礼貌。”

那公子轻轻一笑,站起身来,走到她的面前,慢慢俯下身子,将嘴唇靠在她的耳朵边上,一个呵气,让女子俏脸瞬间绯红起来,心中念道:他要做什么,难道...我为什么生不出力气推开他了...

只听他柔声说道:“我从很早就

注意到你了哦,就想告诉你...”

他的嘴唇几乎要贴在女子的耳朵上,让女子更是心猿意马起来,继续说道:“...你身上胭脂水粉太浓,会呛坏别人鼻子的,而且腰太粗,不适合穿这么漂亮的衣服。”

“你!”女子眼中的秋水尽散,满脸愤怒的看着他,纤手一扬,伸手向他脸颊打去,那公子闪身一避,带着几分调笑说道:“你可以骂我,至于打我,你还不配呢,要记住哦。”

女子正待开口大骂于他,却是眼睛一花,那公子已经走下阶梯,眼睛仍不忘带着笑意注视着她,女子乍逢此侮辱,哇的一声,趴在桌子上痛哭起来...

春香阁设于湖面自成一个阁楼,其中船只停泊,所载之人尽是富家贵公,来此自是不免寻花问柳,风流一时,但听得阁中女子媚笑之声不断,其内更是芳香扑鼻,就算不是什么花间之地,也绝对会让人有一种陶醉之意。

一处房间内,那贵公子摇着一个酒杯,脸上有着一些红润,他身边坐着一个透露出半个雪白肩膀的俏丽女子,眼含媚笑,看着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饮酒的贵公子,嗔道:“嗯~公子,你来了这里不做些什么,就不怕...让人家笑话啊...”

这等柔到能酥了人骨头的语气只是引起那公子的一个温柔的笑容,他放下酒杯,说道:“我只是想要找个能喝酒的地方,还是能够赏心悦目地喝酒的地方,所以我才要来到这里,找你这个绝代的美人来陪伴一下啊。”

那柔媚女子娇嗔道:“什么绝代的美人,我要真是绝代的美人你还能这么平静地在这里喝酒吗?”

那贵公子无奈地揉一揉太阳穴,说道:“那你帮忙换个美人来陪伴我,自己去风流快活,这样总可以了吧。”

“不嘛,人家就要跟你...”

贵公子只是平静地就过头来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表情呈现在他无比俊郎的脸上,轻声说道:“换人。”

“哼。”那柔媚女子带着气愤的情绪走出房间,不多时,一个腰肢纤细,脸上一颗美人痣的女子满含笑意有进房间,贵公子看到这女子,笑道:“老板娘这是亲自要来陪客吗?看来我面子还不小啊。”

“其实要奴家也未尝不可...”那老板娘羞涩地轻声说道,看那贵公子毫无表示,媚笑一阵,说道:“可是公子也看不上啊。我左思右想,公子连我们这里的头牌也看不上,八成是喜欢那种青涩小妞,我这里正好有一个刚招进来的姑娘,还从未接过客,要是将她给了五大三粗的那些男人总归不会情愿,我们得用强不说,还不免出什么乱子。要是让她今夜和公子好事做成,也就不会十分难过了,公子又能高兴一下,这不就好事成双了吗?”

还不等那公子有所表示,老板娘便向门外细声喊道:“晓柔,快快进来陪伴这位公子,不然让你去陪一个刘财主那样的肥猪样了。”

自房门在走进一名始终低着头的少女,身着素装,更不见有什么暴露,瞧那少女的身材脸型,也绝对会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她尚未抬起头,只留出一个大致的轮廓,却让那公子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瞬间消失,他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这名少女,轻声道:“抬起头来。”

声音很低,却自有一股气势生出,让人不觉心中对他敬畏起来,那少女轻抿薄唇,鼓起勇气抬起俏脸,一双眼睛中充满了害怕,在见到那贵公子的眼睛之后却又不禁缓缓放松下这个情绪。

只见那贵公子表情如要呆滞一般,看着少女的外貌,楠楠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像...”

他的眼睛毫不掩爱慕之情,完全不似那些来此地寻求快活的人的目光,加上他的样貌,真是让少女生不出厌烦之感,反而心中隐隐有些羞涩的欢喜。

“她为何要在这里卖身。”那贵公子问道。

“她家里又不是什么富裕家庭,今年闹饥荒,就把她典到这里了,这种事常见得很,又有什么好说的。”

那贵公子站起身来,走到晓柔身前,手指轻触她的脸颊,脸上爱慕之色更浓,仿佛如痴如醉一般。晓柔一张俏脸通红,小手紧捏着衣裙,那贵公子悠悠叹出一口气,念道:“终究不是她,终究不是...”

他眼睛不移开晓柔分毫,从怀中拿出一锭金子,向老板娘说道:“这位姑娘,我替她赎身了。”

............

晓柔跟着他离开这里,一路顺着湖岸行走,清水粼粼仿佛晓柔不断跳动的心间一般,她心中直念道:“他要带我去哪里,我...以后便会一直服侍着他吗?”

两人行走片刻,来到一处甚是富丽堂皇的酒楼,那贵公子看她一眼,向店小二说道:“一间上房。”

晓柔心尖一跳,暗叫道:要来了。她低着脑袋跟随那贵公子的脚步走进房间,棉床锦被,空气中自有一股清香弥漫,桌椅也甚是奢华,让习惯于粗布旧衣的晓柔完全无法适应过来。

“我叫武鸳。”

那贵公子轻掩上房门,向她说道。

“我...我叫晓柔。”

武鸳轻笑一声,坐在凳子上,倒出一杯清酒,自斟自饮起来,隔了一会儿,说道:“去睡吧。”

晓柔脸蛋登时通红无比,支吾道:“我...我不太会...”

武鸳轻笑道:“我没想做什么,就是不想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你去睡就可以了,我绝对不会打扰你的。”

晓柔当晚只有伙衣而睡,烛光闪烁,武鸳的倒影印在墙上,让晓柔一颗芳心不断跳动,直到深夜十分,方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在梦乡之中,晓柔只觉一只手温柔的滑过她的脸颊,一次又一次,让她有一些痒,又有一些情窦初动的感觉。

跟随武鸳有几日之后,晓柔也终于明白了他的钱为什么源源不断,每到一处地方,他就会离开晓柔一会儿,随后带着鼓鼓的钱袋回来,又怎么可能是以正途得到的。他基本不会穿一件衣服三天以上,换上一套新的衣服就会将原本的衣服随手扔掉,而且他的生活很简单,白天让她坐在一旁一边饮酒,一边深情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弄得晓柔每次都是满脸通红,一颗芳心不由尽被他占去。

这日他们坐着马车驶到杭州,见武鸳又要去寻找那些豪华的客栈,晓柔不禁叫道:“能不能,别去那种客栈了。”

“那我们能去哪里?”

“可以,去一个普通些的客栈啊。”

武鸳沉思一下,说道:“那种地方条件太烂,不好,我怕你不喜欢。”

“没有,拿着大客栈...太舒服了,我会睡不着。”

武鸳轻笑一声,说道:“嗯。那以后我们住的客栈就一直由你来挑好了。对了,我离开一会儿。”

“等等,你...是不是又要去偷东西啊?”

“我偷的都是一些大富豪,他们丢一点钱没关系的。”

“能不能,别去偷了。”晓柔的声音中带着一些恳求,武鸳看着她的面容再次流露出深情的目光,说道:“不是不可以,但我什么都不会做,总不能带着你一路乞讨吧。”

“我会做的,我可以做很多事情,我们现在的钱,应该不会让我们过得太差。”晓柔从自己的包袱里面拿出武鸳这几日扔掉的衣服,念道:“这些衣服,我都给你收起来了,以后...我们可以不用买的。”

武鸳眉头一皱,说道:“我给你买的衣服呢?”

“我...在你去偷东西的时候悄悄当掉了...”

武鸳叹一口气,说道:“算了,都听你的,大不了活不下去了我再去偷一些回来就可以了。”

武鸳将身上所有的银两都交给晓柔,一路跟随她到一间客栈住下。

一夜无话,第二日晓柔便四下在城中寻找,终于在搜寻几日之后找到一所出售的店面,开起一家小酒楼,武鸳心中以为她只是少女心思,过几天就会好,却不料她真的将一个店铺布置得有模有样,招揽伙计,将这家店铺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