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手攻×甜点师受番外
作者:泗火1993 更新:2019-12-13

当初和宋念祖在一起,吴克善并没有隐瞒过自己的女装癖,所以现在有了自己的房子,在家里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开开心心地穿自己设计好的衣服。

虽然身量都拔高了,但是吴克善的身材偏瘦,加上自己设计衣服刻意修饰身形,穿着倒也并不别扭,偶尔出门也是一副中性美人的打扮。

对于他这项癖好,宋念祖倒是挺宽容的,没有来点什么说教啊之类的,虽然不能说喜欢,但还是挺尊重的。不过也比较别扭就是了,谁让吴克善每每都借着补偿分别的日子的借口,逮着机会就在两人做身体交流的时候玩新花样,即使不是一两次了,但是每次被吴克善穿着女装疼爱,宋念祖还是会特别敏感羞愤。

三十岁的年纪,在特警里面也算不得是黄金年龄了,但是宋念祖的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照样活跃在任务的一线,所以忙碌的他这次很可惜的错过了吴克善的生日。

吴克善嘴上说着不介意,但是宋念祖还是听出来对方话里的失落,于是脑袋一不清楚,就又被对方骗着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挂上电话,默默扶额,到时候再说。

一个人过生日虽然比较寂寞,但是一通电话以后,吴克善的心情其实已经好多了,自己随便烧了点菜,就摩拳擦掌地走到家里特意空出的设计室里面准备下一次的惊喜了。

自己可是很体谅对方,孤独地度过了生日啊,必须好好补回来。一边在纸上勾勒着线条,吴克善心情颇为愉悦。这一次他已经想好了,在宋念祖拿到假期回来之前,足够他把衣服做出来了。想想到时候的场景他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定是因为禁欲太久了。

每一次放假,都带着既激动又悲壮的心情打开家门,宋念祖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还是不够强,想想看每次一签下不平等条约以后被折腾的惨状,他瞬间想要回到队里再训练几天。

回到家里,转悠了一圈发现吴克善不在家,他既有些失落又不自觉的松了口气,不过他也知道晚上是逃不掉的,但是好歹给他些时间做点心理准备,也是不错的。

家里收拾的很干净,完全没有什么家务要做,于是他给吴克善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到家了,问他晚上先吃点什么。

“晚上当然是吃你啦。”

接到电话的吴克善在电话里暧昧地说道,不过最后还是在宋念祖无奈的询问下报了几个菜名,甜蜜地隔着电话来了个飞吻,就坐等晚上回去享受大餐了,各种意义上的大餐。

因为有了期盼,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也完全不感到疲惫。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往厨房走去。

从身后抱上去,环住宋念祖的腰身,他把脸贴在对方的背上幸福地蹭了蹭。

“我回来了。”

其实按宋念祖的听力早就听到他回来了,所以也没有被吓到,只是用手肘轻轻碰了碰抱着自己的人。

“这做菜呢,正好帮我摆摆碗筷。”

不服气地掰过宋念祖的脸狠狠地亲了口,吴克善才洗了洗手,从电饭锅里盛了两碗饭,一手一个端了出去。

有些日子没有坐在一块吃晚饭了,加上宋念祖的手艺不错,吴克善比平时多吃了一点,两个人凑在一块看了会电视,他就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知道自己躲不过,宋念祖也就随他去了,两个人先冲了澡,出来的时候被吴克善塞了一套衣服到怀里。

“说好的都听我的?念祖哥快把衣服换上,待会我们好好玩玩。”

抱着自己的衣服给宋念祖飞了个媚眼,吴克善就在宋念祖纠结的眼神中开始换起了衣服。

叹了口气,摊开手里的衣服,宋念祖发现是简单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裤,和他们当初的校服很像,总觉得今天晚上不会简单呢。

当他抬眼看吴克善的时候,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想了。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还是忍不住捂住了脸哀嚎了一声。

在部队里面,一群大男人也是一块放过片子看的,什么奇怪的放课后教室系列啊,护士病人之类的,当然这些都是异性恋取向的。

现在吴克善打扮的就和某些特殊爱好者最喜欢的女老师没什么两样,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细黑框眼镜,秀气地架在鼻梁上,一身白色衬衫外面罩着收腰的小西装,下面是和外套同色的一步裙,这会他正抬着手扎头发呢。

如果要形容宋念祖现在的状态的话,大概就是菊花木得一紧了。

今晚小伙伴们也救不了你了_(:3)∠)_

“果然,念祖哥穿成这样也很适合呢。”

衣服是吴克善照着宋念祖读书时的照片上改良过的,即保留了当年的那份学生气,又特别突显出宋念祖完美的身材。当年念祖哥一定也迷倒了不少人。

拿着手里的东西带着一脸笑容地靠近宋念祖,一只手煽情地在对方的胸口上来回摩挲着,感受到手下的身子有些绷紧,他凑到对方的胸口的位置吻了吻。

“现在开始,我是老师,你是学生。好孩子,看你浑身僵硬的样子,让老师帮你好好检查检查身体。”

引导着宋念祖让他躺在床上,吴克善拿着手里的“钢笔”,沿着宋念祖紧绷的大腿,一路轻轻地滑动着。划到胸口位置的时候,他抵着对方应为刺激而有些突起的一点,不轻不重地碾压滑动。

“唔,克善,别……”

话敢说出口,宋念祖的嘴里就被“钢笔”堵住了。

居高临下的拿着“钢笔”在对方搅动着,吴克善用膝盖摩擦着宋念祖的下1身,眯着眼说道:

“宋同学,记得要喊老师,把腿打开点,我要好好检查。”

看着宋念祖被自己弄得有些面红耳赤的样子,吴克善心里别提多愉悦了,一只手慢慢滑到宋念祖的臀缝处,轻轻按压,因为衣服是自己设计的,所以他为了方便,很容易就撕了开来。

刚刚给宋念祖衣服的时候他没有给内裤,所以西装裤里面什么都没有,看着宋念祖抬起手臂挡在眼睛上的样子,他抽出对方嘴里的笔,抵在暴露在空气中的穴口,在宋念祖的惊呼中慢慢地插了进去。

即使有了口水的润滑,干涩的甬道乍一被异物进入,让宋念祖忍不住绷紧了身体,收紧了内壁。

安抚地抚摸着宋念祖的大腿,吴克善微微抽出来一些,用慢慢地挤进去,感受到手下的肌肉微微放松了些,才用力地往更深处推进。

“哈,别全部推进去。”

身体里被塞进东西让宋念祖有些恐慌,撑着身体想要阻止,却一下子被体内东西的震动给弄得倒回了床上。

这可不是一支真的钢笔,而是情1趣用品,现在被吴克善按了开关推到宋念祖的体内尽职地震动着。

要说着电动的东西也有个好处,就是频率特别快,在一开始的疼痛过去以后,现在宋念祖感觉那里酥酥麻麻的,呼吸也忍不住急促起来。

吴克善也没闲着,解开了宋念祖的扣子,在他的身上四处吻着,重点照顾着胸口的那两点。

被宋念祖的大腿摩挲着,吴克善也有些忍不住了,和宋念祖缠吻着,一边露出自己的,抵到了微微开合的穴1口处。

头部往里面挤了挤,宋念祖立刻惊吓地推了推他。

“别,里面还有东西。”

但是吴克善似乎为了惩罚他,把整个头部先捅了进去,连带着电动笔也进入地更深了。

“我说过要喊老师?嗯?”

威胁似的挺了挺胯,宋念祖立刻会意,咬着牙憋出一句话。

“唔,老师,先把东西拿出来,哈,快拿出来。”

抽出自己的家伙,吴克善拍了拍宋念祖的臀部。

“自己排出来,你会的?”

宋念祖羞愤地涨红了脸,想要抬手自己从体内弄出来,却被吴克善按住了双手,看吴克善准备直接进入,宋念祖只好妥协地控制着自己的内壁收缩挤压,等把笔排出体外的时候,头上已经是一层薄薄的汗。

往自己已经涨得发疼的器官上抹了点润滑剂,吴克善就把宋念祖的腿夹在手臂上,对准着翕张的小1穴捅了进去。

“呃啊……”

扩张不足的内壁被硬生生破开,宋念祖抓紧了床单,眼角也被逼出了泪水。

吴克善没给他缓一缓的时间,就凶狠地撞击了起来,似乎要把这些日子以来的都统统补回来,润滑剂在内壁渐渐化开来,黏黏糊糊地随着抽动被挤压出来,顺着股沟滴落到床单上。

“轻点,哈,不行,克善,克善,轻一点。”

从撞击的声音听来就能听出吴克善这次是发了狠地在使劲,内1壁似乎是在讨好似的蠕动着包裹着对方,但是吴克善只是顿了顿,然后把对方的腿架到肩膀上,掐着对方的腰更加用力的抽1插起来,一下下似乎要把对方贯1穿。

“真不乖,又忘了,恩,该叫什么。”

一边用力耸动,一边眯着眼舒服地喘着气。

“老师老师,可以了,我不行了,嗯嗯嗯,要弄死我么,啊……”

被狠狠地撞击着敏感点,宋念祖终于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英俊的脸上是痛苦和欢愉交加的表情。

“谁,让你,这么久才,回来。”

一边说着,一边全部退出,再用力地全根而入,顶的宋念祖整个身子都移动了起来。

渐渐适应了体内的巨物,宋念祖除了疼痛,更多的是随之升腾起的快感,他伸手想要解开裤子前的束缚,毕竟他的欲1望被包在裤子里别提多难受了,可惜吴克善才不会让他如愿。

“不许摸自己,坏学生要接受老师的惩罚。”

突然一下停止动作,让宋念祖被勾上来的情1欲不上不下。

宋念祖瞪了他一眼,放弃似的把手捂住了脸,吴克善才轻笑着继续了起来。

宽大的床上,吴克善和宋念祖两个人都算穿戴的整齐,可是宋念祖的上身衬衫大开,下面湿漉漉地沾染着两个人的液体,两腿大开地被狠狠进出,怎么看都怎么淫1靡不堪。

不知道被折腾了多久,宋念祖才在最后一次高1潮中,夹着对方劲瘦的腰,失神地叫了出来。

吴克善深深地埋在对方体内,再一次把热液喷洒出来,俊美的脸蛋上神情餍足。舔了舔宋念祖的嘴角,退出对方的体内。

白浊失去了拥堵,缓缓地流了出来,黑色西装裤上星星点点,被濡湿的地方颜色更加深上一些。

有些红肿的穴1口吐露着属于自己的液体,英俊的男子微张着嘴,满脸失神的样子,让吴克善忍不住呼吸又快了几分。

两个人躺在一块交换着彼此的呼吸,歇了一会,宋念祖才趁着身体坐了起来。随着动作体内的液体又流到床单上,想起刚刚两个人的放纵,他忍不住脸又红了红。

站起身来,腿还有些软,吴克善看着对方大腿上蜿蜒而下的痕迹,眼神闪了闪,然后也下床跟了上去。

在浴室里,吴克善抱着宋念祖的腰,摸了摸对方的背脊,一路滑下,来到红肿不堪的地方。

“抱歉,有点控制不住,待会给你摸下药膏。”

宋念祖没有吭声,忍着不适任对方替自己清理着后面,引导着留在体内的液体流出。

再一次清爽地回到换了床单的床上,吴克善替宋念祖揉着腰,宋念祖安抚地摸着他的长发。

“对不起,总是留你一个人在家。”

吴克善摇了摇头,觉得自己今天有些过分。

“咳咳,再给我点时间,我已经申请退出一线了,以后估计是做教官,就能经常回来陪你了。”

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宋念祖咳了咳说道,吴克善立刻有些惊喜地看着他。

“你真好,念祖哥。”

哎呀,难道是为了自己特地请调的,吴克善看宋念祖有些尴尬的样子觉得自己猜对了。心里暖暖的,恨不得再把对方这样那样,不过想想今天已经太过了,就只是狠狠地亲了两口。

两个人抱在一块,小声交谈了几句,就慢慢睡了过去,脸上都挂着微微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好羞涩,这几章大家满足不~~~~~~~~液液液~~~~~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