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下一站是不是天堂(二)
作者:山涧清秋月 更新:2020-01-20

   天未白,夜未央 

 正文 -下一站是不是天堂(二) 

 暮绍南调出了监控录像,视频里,洁琳出了医院大门之后,上了一辆牌照为的车,暮绍南迅速的在脑海里搜索着关于这个牌照的信息,片刻之后,他终于想起,这车是秦朗的. 

  他甚至没多想就直奔袁家,凌晨两点,袁家别墅里一片漆黑,不过很快就被暮绍南急促的门铃声弄得灯光璀璨,大门一天,暮绍南就冲了进去,他的腿上楼梯很不方便,就对佣人说:“把你们姑爷给我叫出来。” 

  佣人小催说:“姑父没回来!” 

  袁旭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看到暮绍南怒火冲天的站在客厅里,便问:“怎么了?” 

  “秦朗有没有回来,我从监控录像里看到他把洁琳带走了。” 

  袁旭感到意外的问:“他为什么要把洁琳带走?” 

  “我也不知道,但人确实是上了他的车。” 

  “你先别急,我去看看他回来没有。”袁旭一边安抚暮绍南,一边上楼去袁雪的房间。 

  很快袁雪也下来了,她说:“他没有回来,打他的电话也关机,出什么事了吗?” 

  为了不让袁雪担心,袁旭推了推她,说:“一点小事,你先回去睡觉吧,我跟绍南聊会儿。” 

  袁旭把袁雪送回房间,换了衣服,然后跟着暮绍南出了门,上车后,他问暮绍南:“他会不会是为了秦明舟的事想报复你?” 

  “不知道,不过当年他父亲的案子并不关我的事。再说,他是洁琳以前的男朋友,我想他不是会伤害洁琳的,现在我唯一害怕的是,洁琳今天该动手术了,如果耽误了时间,一切就来不及了。” 

  看来找到洁琳是迫在眉睫,袁旭问:“仔细想想他能去的地方?” 

  “他在市区有套公寓,先去那里看看。” 

  秦朗抱着洁琳躺在床上,他已经预感到自己将来的铁窗之路,所以,他很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刻,他把下颌依在她的头顶,发俏散发的幽香,让他如痴如醉。 

  洁琳问:“因为你父亲的事,你恨过暮绍南吗?” 

  “以前恨过,不过后来不恨了,我感觉好累,累得我都懒得去恨了。” 

  洁琳拉握他的手,说:“我真不算是个合格的女朋友,回想起以前的种种,你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而我什么都没能为你做。” 

  “我从来没想过要你为我做什么,我只想看着你,抱着你,我就很幸福。”秦朗将洁琳搂得更紧,他真的好舍不得,一松手,她或许就再不属于自己了。 

  洁琳躺在秦朗的怀里喃喃的和他聊着,仿佛要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一直到天边隐隐作亮,听到了鸡的打鸣声。 

  “秦朗,送我回去吧。”洁琳想支起身体,才感觉到自己的松软无力,胸口发闷,最难受的还是她的右肋,胀得快要裂开了一样,一呕,她喷出一口血来。 

  秦朗惊慌的起身来扶住她,问:“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吐血。” 

  洁琳疼得说话都很喘,她说:“你快送我回去,我今天要动手术。” 

  秦朗立即起身把她抱起来就下了楼,疼痛和虚弱让她说不出话来,她只能靠在秦朗的胸口上,嘴唇颤动。 

  秦朗将洁琳放在后排座上,钻进驾座上就发动了车,直奔医院,他说:“洁琳,你一定要忍着,我们很快就到医院了。” 

  20分中之后,秦朗将洁琳送到新乡医院,在急诊室里经过一番检查,医生告诉秦朗:“病人有肝癌,而且胎儿只有7个月大,医院的设备短缺,没办法完成手术,最好送到大医院去。” 

  洁琳疼得死去活来,不停的喊着:“保住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 

  秦朗也要崩溃了,洁琳有肝癌,她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可怕的病,他安抚着她,说:“你再忍一小会儿,我这就送你回C市去。” 

  秦朗找到医生,说:“准备救护车送她去好吗,我怕她路上熬不住。” 

  当救护车行驶在去C市的路上,秦朗无可奈何的给暮绍南打了电话,洁琳生命垂危,仇恨于他,再没有任何意义。 

  暮绍南接到电话的那一刻,他和袁旭正在赶往新乡的路上,听到洁琳的消息,他让司机立即调转车回,回去C市人民医院。 

  两辆车几乎是现时到达,救护车的后门一打开,暮绍南就冲了上去,秦朗正准备抱起洁琳,暮绍南却一把挥开他的手,抱起洁琳就冲进医院。 

  洁琳已经昏迷了,暮绍南怎么也叫不醒她。 

  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当手术室的灯亮起之后,暮绍南冲到秦朗的面前,挥手就是一拳,他说:“如果洁琳有个什么,我不会放过你的。” 

  秦朗原本还在洁琳有肝癌的震惊当中,被暮绍南打清醒之后,他揪住暮绍南的衣领,说:“这都是你,你把她害成这个样子,她跟着你从来都没有快乐,如果你不逼迫她,她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秦朗一下就说中了暮绍南的心病,是啊,他怎么能怪别人,洁琳的今天都是他造成的,他痛苦的伸头一拳打在墙上,墙皮掉落了一大块,他手指的骨节也皮开肉绽。 

  袁旭走了过来,拉往暮绍南,说:“好了,你自责也没用,现在安静的等着。” 

  袁旭又瞟了一眼秦朗,什么也没说,只是拉着暮绍南在靠近手术室门口的长凳上坐下。 

  警察很快也赶了过来,出示了证件之后,对秦朗说:“我们怀疑一起暴炸案件与你有关,请你跟我们回警察局协助调查。” 

  秦朗的表情出奇的平静,他说:“我不会跑的,我只想在这里等她出来,看到她平安,我一定会好好好配合你们的。” 

  “我求求你了。”秦朗跪在了警察面前。 

  一个小时之后,护士出来通知:产妇生下一个男婴,因为没有足月,已经送往特护室。 

  孩子平安的出世了,暮绍南是欣喜的,接下来就是洁琳的肝移值手术。 

  袁旭为了缓解暮绍南的担忧,拍了拍他的肩,说:“我们去看看孩子,再去吃点东西,我想到时候洁琳就能够平安出来了。” 

  袁旭和暮绍南走了,秦朗由警察陪着继续守在那里,他比刚才更害怕,他抱着头不敢去随意的猜想,早知道洁琳有肝癌,昨天他就不应该带走她的。 

  暮绍南看着保温箱里酣睡的小婴儿,他的嘴角还挂着微微笑,袁旭说:“你看那鼻子和嘴,长得可真像你。” 

  暮绍南高兴起来,他问:“真的吗?” 

  “不过长得像你不太好看,像洁琳才漂亮。” 

  暮绍南不以为然的拍了袁旭一掌,“长得像我才好,以后追他的女孩子,那不得从市中心派到三环。” 

  孩子的到来让暮绍南有了很心慰,这么可爱的孩子,洁琳一定不会放弃的,她会挺过来的,将来的日子,一家三口,多么温馨的画面。 

  肝移值手术一直做到晚上8点仍没有结束,警察怕会影响案情的进展,把秦朗强行带走了。暮允铖赶了过来,和袁旭一起陪着暮绍南,暮允铖也一直安慰暮绍南:“她有你,有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手术室的灯灭了,暮绍南赶紧走到门口,医生出来之后,面色凝重,开口说着:“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不会是这样的。”医生还没说完,暮绍南就拉开手术室的门冲了进去。 

  她就躺在那里,暮绍南却不敢靠近,从门口到洁琳躺着的手术台,短短几米的路程,暮绍南却走了仿佛一个世纪。 

  她的脸还泛着温润的颜色,她怎么可能死了,他抱住她,轻轻的摇晃着,他说:“洁琳,你起来,你没有死,你只是睡着了是不是,你不能抛下我,没有你,你要我怎么活得下去。” 

  洁琳的面容很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让暮绍南无法去猜想,她走的一刻,她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爱他吗,她从未说出口过? 

  “洁琳!”暮绍南痛哭起来,为什么一句话也不留给他。 

  暮允铖怕暮绍南想不开,立即进来拉住他,他揭力的想抚慰他:“洁琳走了,我们都很伤心,但你们还有孩子,你要做一个好父亲,洁琳才会走得安心。” 

  暮绍南伏下身子,将脸贴在她渐渐冰冷的脸颊上,他说:“爸,你让我跟她去吧,我对不起她,她的这辈子都是被我害的,我要去赎罪。” 

  暮绍南的情绪已经完全的崩溃了,他瘫倒在地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袁旭也进来扶他,暮绍南1米85的个子,袁旭想将他拉起来,非常的吃力,他只好蹲下身来,扶住他的肩头,给他一点力量。 

  十年之后暮绍南最喜欢阳光柔和,万里无云的日子,微风吹过脸庞,就像是洁琳温柔的手,他一手拿着百合花,一手拉着已经十岁的洁恩,今天是洁琳的祭日。 

  因为天气寒冷,墓园里非常的安静,洁恩双手将花放在墓碑前,墓碑上,洁琳灿烂的笑着,人生若只如初见,她一如初见时的美丽动人。 

  洁恩笑着说:“妈妈,我们又来看你了,洁恩很乖的,很听爸爸的话,而且考试还得了100分。妈妈,我有件事想求你,你劝劝爸爸,让他不要工作那么忙,他最近身体不好,瘦了好多哦。” 

  暮绍南拍了拍洁恩的头,心里闪过一丝心慰,现在唯一支撑他的就是这个孩子,只有洁恩快乐幸福了,洁琳才会真正原谅他的。 

  一个身影出现在暮绍南的视线里,由远而近,一身黑衣,等走近了,暮绍南笑着问:“出来了?” 

  “嗯。”秦朗抬了抬墨镜,说:“谢谢你。” 

  “我有什么好谢的。”暮绍南收回了目光。 

  “当年你没有落井下石,让我还能活着走出来,谢谢你。”虽然当年他只是提供煤矿内部资料的从犯,但因为事故很大,死伤惨重,是要严办的,好在暮绍南没有穷追猛打,还给他提供了一些帮助,才没让他死在监狱里。 

  洁恩礼貌的跟秦朗打招呼:“叔叔好!“秦朗看着洁恩,说:“他长得真像洁琳,尤其是眼睛。” 

  秦朗蹲下身去,轻抚着洁琳的照片,他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处心积虑想得到的东西,到头来,却离我们越来越远,原来所做的那一切,没有任何意义。” 

  回过头,落絮飘凌,万物寂静,只有心中的叹息延绵不绝。 

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