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终成
作者:竹林爱爱 更新:2020-01-21

昏黄的灯光下,陆子筝和龙冉曦苦苦守在陆尚的床边,谁都不肯离去。

“皇上,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有微臣……”这一刻两个人为了同一人放下了心中所有的嫌隙,陆子筝望着龙冉曦红肿的侧脸,竟心生不忍。

龙冉曦倔强的摇了摇了,懊悔的说:“都怪朕,是非不分好坏不明,这才害的陆王叔如此这般。”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什么,都默默的凝视着床榻之上的人。

当陆尚再次睁开双眼,看到的就是这般温馨的场景,灯光下,无限的温情。

“陆王叔!”

“爹!”

陆尚微微一笑,默默地攥住了两个人的手,瞬间,两个孩子都微红了脸颊。

“皇上,放手吧……”陆尚缓缓开口。

龙冉曦一怔,随即乖巧的点了点头,强求已经再无意义了。

陆尚安静的睡了,龙冉曦和陆子筝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月光下,龙冉曦先开了口,“陆子筝,你有什么打算?”

慕容幽雪带来了灵药,陆尚的身子急需静养。

陆子筝停下了脚步,望着龙冉曦,“我准备去隐居。”

“这事陆王叔知道么?”

“我爹他说和我一起走。”陆子筝微微一笑。

“好吧,这样也好,陆王叔的身体也不适宜太过操劳了。”经历了那么多以后,一切终究释怀。

“嗯。”陆子筝低头,投下了一团温和的暗影。

“陆子筝,带舞魅走吧。龙冉曦几次犹豫终究开口。

“嗯?”陆子筝略有些诧异,他以为还要再费些周折。

龙冉曦长叹了口气,“不是你的绑也绑不住,这个冷冰冰的宫殿只能锁住她的身影,却锁不住她爱你的心,带她走吧,朕放手……”

“谢谢你……”陆子筝由衷的说。

龙冉曦苦笑了一下,“你们都走吧,这……寂寞的终究只能是朕一个!”

“怎么会呢?我们会悄悄回来看你的,别忘了我和魅儿的轻功可都不错!”陆子筝嘴角噙了轻笑。

“也是!”龙冉曦清冷的脸上也终是挂了温和的笑意。

两个人相视一笑,一笑泯恩仇。

半个月后

今冬第一场雪就这样毫无预兆的飘落。

“魅儿,我来带你离开!”陆子筝突然出现在雪中,依旧是初见时的那身白衣,依旧是那温暖灿烂的笑意。

“为什么?”一身红装的舞魅嘴角噙浅笑,明知故问。

“因为我爱你!我陆子筝爱你舞魅儿!”陆子筝大声的说着,喊着,向这个天下宣告着他的绵绵爱意。

“陆子筝!”舞魅突然间开口,打断了陆子筝的话。

陆子筝凝视着她带着无尽的情谊。

“我跟你走。”舞魅轻轻开口,字字宛若那一个个恍然落地的雪片,字字都令人怦然心动。

如果被等待是一种幸福,那么放手就是一种成全,双方的成全。

舞魅浅笑,终于有一天他懂了,终于有一天修成了正果。还好,一切还不算太迟!

陆子筝一下子牵起舞魅的手,温暖的触觉,令两个人都觉得分外的美好,在漫天大雪中不禁将手握的更紧,更紧……

就这样走着,两只手微微晃着晃着却始终舍不得放开!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好不容易,才能再牵手!

红颜如花,该绽放时就绽放。

“子筝,你知道么?初见时,倾城之貌,清新脱俗,你使我明白这世间终有爱慕我的男子,只可惜了你——人中之龙的男子,不知道韶华如花的我早已是心如枯井,波澜不惊。

后来,你的温情你的话语终是进入了我的心扉。若我的心还有一丝涟漪,那心心念念的,不知不觉中早已变成了青衫孤影的你。

我,明眸皓齿,桃笑李妍!

你,寂静如画,爱的洒脱!

龙冉曦使我明白,太爱一个人,无异于一支蜡烛,奋不顾身地燃烧,只为求得一时的光与热。待蜡烛燃尽,你什么都没有了……

爱情,原来是含笑饮毒酒。

而你,使我明白,太爱一个人,或许真的是飞蛾扑火,燃烧过后,终是成灰,但是无论是否,人终究都是要成灰的,何不灿烂一时轰轰烈烈?

爱情,原来更是看世间花开花落,看天空云卷云舒的长相依!”

妩媚如水,寂寞似红。

流觞阁

湖边,一白一红两个身影久久驻留。

“笑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分不清自己的感情,你和幽雪……”几番犹豫后,洛亦兮终究尴尬的开口。

昨夜,他已经和自己的父亲为此事谈了好久。

最后的结果竟然是两个都要娶,两个都不能辜负!

令狐笑笑转过了身子,其实她早已在南宫泓诺的暗示下明白了洛亦兮的决定,她不恨不怨,可是爱是不能分享的!

“你真的决定要娶我们两个?”令狐笑笑轻描淡写的开口,仿佛所言之事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是,我只是还看不清自己的感情,不过笑笑你放心,我一定会在分出后再做决定的……”洛亦兮感觉自己的心莫名的一阵紧张。

“如果没有我,你是不是会娶慕容幽雪?”令狐笑笑抬头凝视着洛亦兮清冷的目光。

“我不知道,笑笑,我……”洛亦兮烦乱的开口,他真的想不通。

“会不会?”令狐笑笑锲而不舍的追问道。

洛亦兮躲开了她的目光,犹犹豫豫的开口,“大概,会吧……”

“好了……”令狐笑笑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没有半点不甘心不情愿,伸手握住了洛亦兮的手,“小洛,你娶幽雪吧,我以前太小不懂事,只知道逼你喜欢我,现在我想明白了,我一直都是拿你当哥哥看的……”

“笑笑……”洛亦兮难以置信的望着她。

令狐笑笑转过头,避开了洛亦兮探寻的目光,坚决的说,“等事情都办完我就去药谷和药王一起生活了,就不参加你们的婚礼了,小洛哥哥……我会祝福你们的!”说完笑笑挣脱开了洛亦兮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去。

北风下,点点冰冷的泪珠终是顺着风儿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