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作者:某甜 更新:2020-01-21

我接过手机,垂下眸子,心里的感动如春风吹皱池水,似漫山遍野的桃花开,莺啼鸣啭。

“染染———”喜豆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我扭过身子,看见她和宠濂表情深邃的看着我,我也回报她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

和他们告别后,我和喜豆开始爬楼梯回宿舍,她欲言又止,纠结的很。

“你和宠濂和好啦?”我问她。

她终于深吸一口气,说:“今天林拓和张北打了一架。”

“啊?”我站住了,“怎么回事?”

“林拓找不到你,就来找我问你电话,打过去是张北接的……我怕出事,就跟着林拓去取电话,谁知道见到张北后,张北却说……”

她停顿了一下,我急的忙问:“说什么?”

“他让林拓擦亮眼,别被你这种女人骗了。”

“我是哪种女人?他什么意思啊他。”

“张北说你是……出来……卖的……”

我立刻就囧了,然后是气愤,然后是无奈,各种复杂的情绪*我心,只听见喜豆继续说:“张北不太对劲诶,你和他怎么回事啊,还有,我和林拓找了你好久,还是宠濂主动过来说看见你和那个席诚走了……林拓就一直在校门口等你。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林拓在一起了怎么没和我说啊?”

我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是想和你说来着。”

喜豆又道:“林拓怎么突然就被你收服了,还为了你打架,这感情来的也太快了吧。”

那瞬间,这句话似乎化作一把匕首,狠狠插在我心上,不断翻搅,折磨的我鲜血淋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

那夜的情景重现在我脑子里:我让他开灯,他说怕我灰飞烟灭,然后我伸手推了他一把———那位置,是他的胸膛。

是因为法术,所以他和我*,所以他忘了他“不喜欢不专一的同学”,所以他为我打架也没有任何问题问我,所以,他说我们在一起吧。

“裘染,你脸色不好,怎么啦?”喜豆关切地瞅着我。

我摆摆手,自嘲地笑了笑,“喜豆,其实林拓并不是真爱我。”

“那有什么!Who tama cares!!你肖想他这么久,怎么也得到手了*一番再放过。”喜豆愤愤然,“不管真爱假爱,别退缩,必须要当他人生中突然出现的刽子手!”

看来喜豆是决定当宠濂人生中的刽子手了,可是我……倾其真心,如果换不来真心,这还真是一个令人无可言说的现实。

我让喜豆先回宿舍,然后拨通了孟婆的号码。

“桃花仙子,怎么,又有麻烦了?”她猜的很对。

我无奈地撇撇嘴,道:“他们喝了我的血变得很奇怪。”

“啊!我忘了告诉你了,那样的解法是会有一定的副作用的。”

“你……为什么唐朝的话非得等到宋朝来说,现在怎么办?”

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慢慢道来:“其实你的这个法术,不是仙术……记得罗雀吗?这是他这一世在你身上种的妖术,你18岁的时候妖术复苏,不受你控制。我有预感,他要找到你了……”

我浑身一抖,手机摔到地上。

——————————分割线——————————

次日我早早就起来,我得让清晨的风吹吹我这混乱的脑子。

此时的天刚亮不久,我走着走着暮然抬头,眼前就站着那找我的妖精少年,来的还真是及时。

他的衣服颜色依然多彩,长相也没有一点变化,清风微微吹来拂起他耳边的发丝,那真真叫一个撩人。

罗雀勾勾嘴角,双手插兜,眼睛里全是勾死人的魅惑,他说:“仙子,好久不见。”

我一时眼呆,但很快就灵性过来,所有的委屈缓缓上涌,熏得我眼眶酸涩,我命令他,“把这劳什子妖术立刻拿走!”

他直起右臂,张开五指。我以为会像电视里看过的一样,有很多光线从我身上出来,又被他的手抓住,然后就万事OK了。我的心提溜了起来,会不会疼?我会不会晕倒?他怎么这么听话?会不会有诈?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他的手臂又落下了,对我灿然一笑。

我一个激灵,问道:“好了?”

“好了。”

“……”一点都不玄幻。

我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年而已,都有点开始怀疑他是罗雀这个设定了,我是不是该再去睡一觉,然后一觉起来什么桃花仙子什么妖精全部忘掉,只记得暗恋然后得手之后的小烦恼,顺便再为喜豆的感情路线规划规划,也许这样的开头是最好的。

“仙子,我以为你是喜欢的。那么多人爱你,你游戏丛中各取芳露,重要的是,他们永不会变心。你怎么又不喜欢了呢?”罗雀歪歪头,有些幼稚,极其人畜无害的表情,似是真的不明白,似他根本不是妖精,似是真的全部是为我着想。

想不到就连妖精的诱骗术都刷新了2.0版本,我动用了不知多少库存的智商才能与之抗衡。

我说:“我现在只爱一个人,你不要再想忽悠我了。”

他皱皱眉,说:“哦?”很不相信的语气。

我决定翻旧账,人一旦有了底,知道自己最终要的是什么,那谈起旧事的逻辑也是一套一套的。

我说:“你当时骗了我吧?我是想去人间看看,我想知道男男女女之间的爱情是什么模样,可是你,你教会我男女之间做的那样那样的事,根本就不是爱情!”

他又说:“哦?”

我理直气壮地说:“当年是我意志不坚定才着了你的道,但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我了,我希望你别来打搅,明白吗?”

他还是不明白,充满悬疑地说:“嘿,这凡人当着有什么好,要不要和我走,我带你去好地方,去看好风景,你可以活很久很久,永远这么年轻,永远不会老,死亡都不会接近你,你看,可好?”

我抚抚额头,他还是想诱我成妖,“我只想要你别来打搅,这辈子,哪怕我明天就死,我都认了,我爱他,所以我不会走你懂不懂!”

这一霎仿佛轮回了,那时罗雀一个眼神一句话我就跟着走了,这次,还好给我了第二次选择。

他站直了身体,淡却了笑容,眼睛像看着我,又不像在看我,他说:“你说你爱他,其实爱的是记忆里的那个人吧。你可知道,他什么都不记得,若没了这法术,说不定他的眼睛都不会在你身上停留,就这,你也爱?”

我咬咬牙,血气上涌,就像含着一口血,好你个罗雀,如今的段数太高了,都已经知道戳我的软肋了。

我深吸一口气,非常严肃地回答:“没错,这样的我也爱,在我没恢复记忆以前,我就爱他。他当时对待绯闻女友温柔体贴,别人瞧都不瞧,又给提包又给送饭,那女人刁钻任性的一塌糊涂,他都逆来顺受。

那时候,我就嫉妒得要死,曾无数次想过成为他的女人。他长得好看,又高又帅,写字的时候用右手,吃饭的时候用左手,喜欢喝白米熬的稀饭,每次去食堂都要买……我还知道他很多很多事,只是不想跟你啰嗦了。

你瞧,我这辈子爱上他,不是因为以前,我不记得那些伤害也并没有想要弥补,我就是爱他,哪怕他不爱我。当然,他不爱我的话我也会缠着让他爱我的。我这么说,你懂不懂?”

罗雀听着我这滔滔不绝的话语,眼睛看向我身后。

我一转头,心一揪,林拓就站在离我三米的地方,表情———嗯,没有表情。

他伸出手叫我:“过来。”

我二话没说赶紧就跑了过去,拉住他的手,顺便偷偷回头给罗雀一个恶狠狠的瞪,我相信他该明白我的意思———离我远一点!他回报我一个眨眼,我立刻就萎了,是要打*战?

林拓拉着我走了三步,然后又突然停住,回头对着罗雀说:“离她远一些。”

罗雀嘴角上扬,声音带着不可置信的蔑视,“为什么?”

我们谁都没料到,拓接下来说的那句话却是———“还想受第三剑吗?”

罗雀的笑容冻结在脸上。

第一剑,天拓将军下凡寻桃花,一剑刺入罗雀的心窝;第二箭,龙炎拓夜里举弓射枝头,罗雀又死;那么,他口里所说的这话,代表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此时的他,即使是凡人林拓,也掩盖不了以前的气宇轩昂。

话说完,林拓继续拉着我的小手走,嘴里还说着:“吃早点了吗?带你去吃包子好不好?”

我的小心心那个激动啊,这么天大的事他还要用吃包子的话来转移话题,这叫我如何能淡定!

我摇着他的手问:“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林拓微微一笑,又温暖又温柔,可说出的话就着实有点賤了,“我不告诉你。”

“……”

后来我的任务就是每天一问,而他每次的回答都是“我不告诉你”,看来他很喜欢看见我挠心挠肺跳脚的样子。

有次把我逼急了,我开始玩阴招,在合适的地方合适的地点,在他身上肆意“放火”,直到他气喘吁吁,直到他的眼睛里也开始显现凶猛的小火苗,我就停手,直起身如一尊水月观音般,然后问他:“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他蹭过来,在我耳朵上又舔又咬,算是说了一句相关的话,“笨蛋,你的法术从来都对我不管用。”

但是这不是我要的答案,我继续坚守阵地,负责放火却不负责灭火,咬着牙坚决不从。

他也软硬皆用,一定要惩罚纵火犯,坚决要办了我。

后来,我没他坚决……

后来的后来,没有王子也没有公主,但我们还是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全文完,谢谢观看。)————————